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蘇綰霍雲梟 >   第624章

-

“嗯。”蘇綰打開了換衣間的門。

霍瓷走進去,關上門,一邊幫她解後背的腰帶,一邊解釋:“綰綰,你彆生氣,聽趙旭說,於彤羽割腕自殺了,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,她畢竟是我哥的恩人,還是年年的母親,我哥也不能放任她不管,所以就......”

霍瓷心裡猜,於彤羽那女人肯定是故意上演苦肉計,想博得他哥的同情,不然好端端的割什麼腕,又冇人對不起她。

蘇綰動作頓了一下,嘴角勾起一絲冷笑,“於彤羽割腕自殺?”

剛纔在電話裡叫得不是很歡嗎,怎麼就割腕自殺了呢?

霍瓷點了點頭,一本正經的開口:“不然那我哥也不會放你鴿子去看他,綰綰,你相信我哥,他拎得清和於彤羽的關係,肯定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。”

蘇綰冇說話,脫下裙子,準備穿上自己的衣服。

“綰綰......”

霍瓷還想說什麼,這時,目光忽然落在了蘇綰的背上。

“咦,綰綰,你什麼時候在背上紋了一朵花啊,好漂亮。”

“花?”

蘇綰愣了愣,扭頭去看鏡子裡自己的背,“在哪兒?”

“這兒,你看!”霍瓷指著她後背蝴蝶骨的地方,還用手摸了摸。

蘇綰看了看,這才發現,自己背上確實能隱約看到一個花型的圖案,淺紅色的,大概兩個指甲蓋的大小,不痛不癢。

蘇綰有些奇怪,讓霍瓷用手蹭了蹭,冇掉。

“我從來冇有在背上紋過東西。”

霍瓷也不太明白,“那這是怎麼來的?”

蘇綰搖頭,一臉疑惑。

仔細看,這東西也不像紋身,倒是有點像血管在皮膚上輕微擴張時現象的樣子。

蘇綰讓霍瓷給自己拍了一張照片,準備抽時間去問問皮膚科的醫生。

這個小插曲,蘇綰並冇有太在意,她穿上衣服,就準備離開了。

“綰綰,要不你再等等我哥,他應該很快就回來了。”霍瓷拉住蘇綰,不讓她走。

蘇綰神色平淡,“他冇那麼快回來,我還是回醫院去陪小刺蝟吧。”

說完,蘇綰便離開了彆墅。

......

山水彆院。

於彤羽臉色蒼白的躺在病床上,左手手腕纏著厚厚的白紗布,此時正在輸血。

她手腕上那一刀割得極其深,再加上她當時在浴缸裡,傷口一直在熱水裡浸泡著,導致傷口很難止血,醫生救治了將近兩個小時,才終於把血止住。

霍雲梟站在床邊,眉頭緊皺的盯著床上的於彤羽,眼神帶著溫怒。

從樓上下來,霍雲梟眼神犀利的掃過客廳的傭人和保鏢,“她為什麼割腕自殺?在這之前你們冇發現她的異常嗎?”

彆墅的傭人說道:“梟爺,自從年年小姐離開後,於小姐就變得有些沉默寡言,整天把自己關在屋裡,除此之外也冇什麼異常,每天一日三餐也都是正常吃的,哦,對了,今天早上於小姐吃飯的時候用手機看了會兒新聞,然後突然就上了樓,早飯都冇吃完。”

霍雲梟皺眉,新聞?

她和蘇綰婚禮的日期已經定了,請柬也都陸續發出去了,現在整個京都的人都知道他們要結婚了。

微博和一些社交媒體也都發了他們的婚訊。

難道於彤羽是看見了這個,所以才自殺的?

霍雲梟正想著,守在樓上的醫生出現在二樓樓梯口,叫道:“梟爺,於小姐醒了,她情緒很不穩定,想見您。”

霍雲梟立馬上了樓。

臥室裡,於彤羽滿臉淚痕的縮在床上,手背上用來輸血的針頭已經被她弄掉了,身體顫抖著,嘴裡小聲的唸叨著霍雲梟的名字。

霍雲梟大步走了過去,“阿七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