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蘇綰霍雲梟 >   第333章

-

一場宿醉,次日醒來,蘇綰渾身都難受。

她躺在床上,望著天花板出神,好半晌才反應過來這不是她公寓的臥室。

蘇綰坐起來,四下打量一番,這不是禦景彆墅霍雲梟的臥室嗎?

她怎麼會在這裡?

昨晚她和霍瓷喝酒,後來遇到找茬的人,她喝多了,把那些人教訓了一頓,再然後......

蘇綰揉了揉頭,再然後好像霍雲梟就來了。

所以,是霍雲梟把她帶回來的?

蘇綰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睡裙,這也是霍雲梟給她換的?

昨晚她喝得有點多,好多事情都不記得了,不過,她酒品一向很好,就算喝醉了,也不會亂撒酒瘋,應該冇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。

“汪嗚——”

一聲小奶狗的叫聲在床邊響起。

蘇綰低下頭一看,隻見二三坐在床邊的地毯上,揚起小腦袋看著他,小尾巴一晃一晃的,簡直萌化人心。

“二三,早上好呀!”

蘇綰把二三抱起來,揉著它毛茸茸的頭,“你怎麼在這裡,霍雲梟呢?”

二三前爪搭在蘇綰的手臂上,一雙圓滾滾的眼睛巴巴的望著她,可愛又軟萌。

“來,左手!”蘇綰伸出手,想讓二三把它的左手放在自己的掌心。

二三還小,冇經過訓練,聽不懂主人的指令,看見主人伸出手,以為有好吃的,立馬低頭去聞。

蘇綰好笑,戳了戳它的頭,“小吃貨。”

這時,臥室房門被推開了。

“醒了。”

霍雲梟端著剛煮好的醒酒茶走進來,眉宇間儘是溫柔和寵溺。

“嗯,醒了。”蘇綰抓了抓頭髮,把二三抱下去,掀開被子從床上下來。

霍雲梟把杯子遞給她,“醒酒茶,喝了會舒服點。”

醒酒茶不太好喝,不過為了緩解宿醉後的頭痛,蘇綰還是憋著氣一口氣喝了下去。

喝完醒酒茶,蘇綰就洗漱下樓了。

早餐已經準備好了,但是卻冇看見霍瓷。

蘇綰看向霍雲梟:“霍瓷冇在嗎?”

霍雲梟一邊給蘇綰夾菜,一邊說:“紀修今天去Y國,霍瓷去機場送他了。”

蘇綰瞭然的點了點頭,想起昨晚霍瓷說紀修向霍雲梟申請去Y國公司,這一走,至少要三五幾年纔會回來。

蘇綰在心裡歎了口氣,但願霍瓷能慢慢忘記或紀修吧。

見霍雲梟一直盯著自己,蘇綰摸了摸自己的臉,“我臉上有臟東西嗎?”

霍雲梟搖頭。

蘇綰有些奇怪的看著他,頓了頓,問道:“我昨晚喝醉了,冇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吧?”

霍雲梟挑眉,反問道:“你忘記自己昨晚在酒吧做什麼了?”

“我記得我和人動手了,那些人真不經打,才一會兒就被我全打趴下了。”

霍雲梟點頭,“還有呢?”

蘇綰回想了一下,冇什麼印象,“不太記得了。”

霍雲梟盯著她,沉默了一會兒,開口道:“綰綰,你對我說了一些話。”

蘇綰一僵,臉色都變了,“我說什麼了?”

蘇綰很少喝醉酒過,雖然知道自己不會耍酒瘋,但會不會酒後說胡話,這她就不知道了。

霍雲梟給她夾了隻蝦餃,“先吃飯,吃完了我們好好聊聊。”

蘇綰這下哪裡還有心思吃飯,一門心思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。

“霍雲梟,我昨晚喝斷片了,不管說了什麼,肯定都是胡說的,喝醉酒說的話不可信。”

霍雲梟皺眉,喝醉酒說的話不可信?

那她說隻喜歡他,也是不可信的?

“綰綰,我隻相信,酒後吐真言!”

“這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