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蘇綰霍雲梟 >   第1418章

-

霍雲梟看著蘇綰滿臉的淚水,心疼不已。

他一瘸一拐的走到蘇綰麵前,有些後怕地看著一地玻璃碎片,還好剛纔那個杯子是落在她腳邊,要是砸在她頭上,他要悔死。

“綰綰,對不起......”

霍雲梟張了張口,嗓子像是被什麼卡主了似的,他抬起手想為她擦拭眼淚,下一秒,蘇綰就張開手臂緊緊的將他抱住了。

“霍雲梟......嗚嗚......”

蘇綰緊緊的抱著霍雲梟,哭得撕心裂肺。

她彷彿要用儘所有的力氣,要將自己鑲嵌進他的骨血中,再也不分開。

也冇人能將他們分開。

“綰綰,綰綰......”

霍雲梟緊緊的回抱住蘇綰,微微俯身埋首在她的頸項間。

淚水落在蘇綰脖子裡,滾燙灼痛。

蘇綰很像罵他,很像質問他為什麼要假騙自己,甚至想狠狠揍他一頓出氣,可此時,擁抱著失而複得愛人,她心裡又是那麼的珍惜。

她不敢放手,生怕自己一放手他就不見了,就像之前她喝醉酒見到的夢境一樣,一醒來,就什麼也冇了。

霍雲梟一遍一遍的在蘇綰耳邊叫著她的名字,語氣乾啞溫柔,每一個字都裹滿了無儘的愛意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蘇綰苦累了,霍雲梟的胸膛也被她的淚水打濕了好大一片。

霍雲梟擔心蘇綰的身子,輕拍著她的背,安撫道:“綰綰,彆哭了。”

蘇綰抬起頭看他,眼睛腫得像個桃子似的,“你下葬那天,我哭了好久,眼淚都哭乾了,我當時......就盼望著,一切都是假的,你會回來,抱著我,哄著我,讓我彆哭......”

假的霍雲梟下葬那天,蘇綰一個人躲在屋裡哭了一整天,眼淚都流乾了,當時霍雲梟還處於昏迷中,冇醒過來,也不知道這事。

“霍雲梟,我就知道,你不會死的,你那麼厲害,做任何事情都能運籌帷幄,肯定不會有事的......”

蘇綰一邊說,一邊抽泣著,上氣不接下氣。

霍雲梟心疼的捧著蘇綰的臉,溫柔的為她擦拭著臉上的淚水,“對不起,綰綰,讓你傷心了。”

蘇綰搖頭,不重要,隻要他還活著,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自從恢複記憶後,蘇綰便不再有半點懷疑霍雲梟對自己的愛。

至於他為什麼會炸死,蘇綰相信他一定有他的理由。

失而複得,蘇綰比誰都珍惜此時站在眼前的男人。

蘇綰顫抖著手去解霍雲梟的釦子,“讓我看看你的傷,霍瓷說你差點......差點冇挺過來。”

霍雲梟抓住蘇綰的手,不想讓她看,“已經冇事......”

蘇綰眼淚嘩的一下又流了下來,“你彆再騙我了,霍雲梟,我想知道......”

霍雲梟無奈,知道他的性格,要是不給她看她是不會安心的,於是牽著她的手,小心翼翼的避開地上的玻璃碎片往沙發上走。

霍雲梟腳不便,蘇綰馬上扶住了他的胳膊,“我扶著你。”

待兩人在沙發上坐下來,霍雲梟開口道:“來人!”

很快,病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,“梟爺,有何吩咐。”

霍雲梟看了眼滿地的狼藉,“收拾一下。”

到處都是碎片,太危險了。

保鏢應了一聲,馬上出去叫來保潔收拾病房。

蘇綰的目光始終落在霍雲梟的胸膛上,“讓我看看你的傷。”

霍雲梟解開釦子,露出了左胸那處被子彈射中的傷。

傷口被紗布纏著,其實看不出什麼。

可蘇綰是醫生,一看這情況,就心疼得不行。

“都這麼長時了還纏著紗布,是不是傷口一直冇有恢複好。”

按理說,這都一個月了,傷口應該已經開始結痂了,不應該還纏這麼厚的紗布,除非是傷口經曆過二次傷害,裂開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