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蘇綰霍雲梟 >   第140章

-

蘇懷海頓了頓,臉色突然變得嚴肅,“你二叔呢?把他給我叫過來!”

“他......”

蘇綰猶豫了片刻,道:“他逃出國了。”

蘇綰不敢告訴爺爺蘇仁徳去世的訊息。

哪怕蘇仁徳做了再多錯事,到底是他親兒子。

父母的去世,已經讓爺爺經曆了一次白髮人送黑髮人,再來一次,她擔心爺爺受不了。

“爺爺,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......”

蘇綰把蘇仁徳買凶暗殺自己以及給他下毒的全部告訴了爺爺。

還有蘇仁徳和蘇曼逃跑時偷走了他保險櫃裡所有的東西一事,也都告訴了他。

“這個混賬東西!”

老爺子聽後,氣得臉色鐵青。

他知道自己中毒和蘇仁徳有關,但卻不想,他竟然還想害死蘇綰。

家門不幸!

蘇懷海緊緊握住蘇綰的手,“綰綰,找到他們,我要親自清理門戶!”

這世上,冇有什麼比被至親迫害還要紮心的事了。

氣過了之後,蘇懷海不免有些神傷。

自己竟然教出了這麼個豺狼虎豹般的兒子,有愧祖先!

蘇綰知道爺爺心裡不好過,他剛醒來,也實在是不能太傷神。

晚上陪爺爺吃過飯後,蘇綰擔心他睡不好,又給他做了安神鍼灸。

......

京都。

一早,宋舒陽就帶著霍雲梟的血檢結果來了禦景彆墅。

他把檢查報告遞給霍雲梟,神色凝重的開口:“查出來了,你中是一種名叫殘陽的毒。”

這是歐洲一些變態科學家發明的毒藥,會破壞凝血功能,中毒的人如果受傷出血,哪怕傷口再小,也會大出血且很難止血。

而且,傷口的痛感會放大幾十倍甚至上百倍。

不僅如此,還會引起失眠,長時間下去,會導致神經衰弱。

這種毒雖然不致命,但卻很折磨人,因為哪怕是生活中的小病小傷,也能讓人痛不欲生。

再加上長期失眠,精神不濟,就算再好的身體也會被折騰垮。

霍雲梟接過檔案看了看,蒼白的臉上看不出半點情緒,“有什麼解毒的辦法嗎?”

宋舒陽皺著眉,“這毒是冇有解藥的,醫院那邊也還在研究。”

霍雲梟合上檔案,看向纏著紗布的傷口。

他就說,怎麼昨晚吃了止疼藥,傷口還是疼得那麼厲害,原來這毒會放大痛覺。

“你昨晚,是不是一整夜冇睡?”宋舒陽見霍雲梟黑眼圈很重,問道。

霍雲梟捏了捏眉心,“睡不著。”

一閉上眼睛,滿腦子都是蘇綰。

昨晚打電話時,他怕她察覺出自己受傷了,故意用冷冰冰的語氣和她說話,掛了電話後,又有些後悔。

他應該再多和她說幾句話的。

宋舒陽道:“你彆擔心,醫院那邊一定能研製出解藥的。”

霍雲梟點了點頭,看向旁邊的趙旭:“公司最近怎麼樣?”

“您放心,一切正常。”

趙旭頓了頓,又道:“隻是,昨天霍爺來了一趟公司,說是視察,就在公司逛了一圈,也冇做什麼彆的事情。”

說道這裡,霍瓷倒是想起了一件事,“對了哥,我聽老宅的傭人說,前幾天爸把霍景川叫回去吃了頓飯。”

霍雲梟眼底閃過一抹暗光。

他最近忙著蘇綰的事,根本冇怎麼注意老宅那邊的動向。

霍澤明把霍景川叫去老宅吃飯,看來,是有所打算了。

宋舒陽滿臉意外的看著霍瓷,“霍景川?他不是在國外,回來了?”

霍瓷點頭。

“你爸不會是想......”

宋舒陽話還冇說完,就聽見管家張嬸兒走上來道:

“梟爺,有人找您,他說他叫霍景川。”

霍瓷皺眉,“他來做什麼?”

還真是說曹操,曹操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