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蘇綰霍雲梟 >   第1136章

-

想到蘇綰和霍雲梟的事情,季衍舟就覺得頭大。

季母在心裡歎了口氣,想當初,蘇綰突然失蹤,霍雲梟因此生了一場大病,醒來後忘記了蘇綰,當時她得知這件事後,還和自家老公談過,兩人都是一陣唏噓。

“唉,真是造化弄人,不過,人活著就還有希望。”季母感歎。

季衍舟點頭,“是啊。”

希望過兩天在臨市舉辦的催眠探討大會對接觸蘇綰催眠有幫助。

送走季母,季衍舟回到屋就聞到一股中藥味。

是劉媽在熬中藥。

等中藥熬好了,季衍舟端著杯子上樓,喬俏正縮在沙發上看平板。

“喬俏喝藥了。”

“衍舟哥哥。”

喬俏抬起頭看向季衍舟,說道:“我明天想去看綰綰。”

“好,明天下午去。”

明天季衍舟冇什麼事,可以陪她一起去。

“來,把藥喝了。”季衍舟把杯子遞給她。

喬俏接過杯子,聞了一下,眉頭立馬擰了起來,“聞起來好像很苦。”

“良藥苦口。”

喬俏捏著鼻子喝了一口,苦得表情包都要出來,“哇,好苦,喝不下了......”

季衍舟在喬俏身邊坐下,揉了揉她的頭,“剛纔不是你答應媽說一定會喝完的嗎,這才喝一口怎麼就不喝了。”

喬俏眨了眨眼睛,苦著臉,“可是真的苦。”

季衍舟從抽屜裡拿出巧克力,“喝完了吃一顆巧克力就不苦了。”

喬俏看了看杯子裡的中藥,又看看季衍舟手裡的巧克力,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抱著被子一飲而儘。

季衍舟看著喬俏,有些心疼。

她怕疼,也怕苦。

要不是這是清定大師開的藥,他真不想讓她喝。

等喬俏喝完,季衍舟將巧克力放進嘴裡,下一秒,吻上了喬俏的唇。

她的嘴裡還有一股苦澀的中藥味,他將巧克力渡給她,絲滑香濃的巧克力在兩人舌尖融化,沖淡了中藥的苦澀。

一吻結束,喬俏嘴裡的巧克力也全部化開了。

喬俏砸了咂嘴,笑了起來,“甜的。”

季衍舟颳了一下喬俏的鼻子,“巧克力是甜的。”

喬俏搖頭,抱緊季衍舟的腰,仰起頭盯著季衍舟,“纔不是呢,衍舟哥哥的吻是甜的。”

季衍舟盯著喬俏的燦爛的眸子,心裡一動。

他勾起薄唇,在喬俏唇上輕啄了兩下,“還想吃嗎?”

“想......唔......”

深吻,猝不及防。

季衍舟將喬俏打橫抱起來,往大床走去。

喬俏綿軟無力的推他,“衍舟哥哥我還冇洗澡呢。”

季衍舟輕笑,“一會兒再洗,我們還有重要任務呢......”

“唔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