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重陽節前幾日,嚶嚶收到了宋晚的帖子,約她一起喝茶。

嚶嚶對這個林夫人完全冇有印象,除了前幾日她給薑妙寫過信,嚶嚶看了兩眼,其他一點交集都冇有。

“她怎麼會約我?”

嚶嚶想不通,但她在家憋了這麼久,確實想出門逛逛了,索性就答應了宋晚的約。

林家。

宋晚帖子遞出去後就一直心中忐忑,她是什麼身份還是有自知自明的,宋晚已經做好被無視的準備,可第二日沈家的帖子送來了。

嚶嚶答應了。

“沈小娘子真的同意了?”

她拉著身邊丫鬟的手,確認了好幾遍。

“主子,是真的,沈小娘子答應您了。”

宋晚已經快五年冇出過院門,她嫁給林天後就一直在後院待著,出門這件事,宋晚有期待也有膽怯。

如果不是周若安告訴她,他們有機會在一起,宋晚是絕對不敢邁出這一步的。

還好嚶嚶答應她了。

“周郎,我能出門了!”

周若安過來時,宋晚正在挑選出門的衣服。

這些年她很少做新衣服,就算做也是老氣的樣式,她的衣服大多是素色,首飾也冇有合適的,此時的宋晚難得多了鮮活,周若安眼神有些濕潤。

“晚兒,日後我陪你走遍這天下山水,絕不會再讓你困於後院之中。”

他的宋晚該是徜徉於天地之間,可因為林家的恩情,將她的翅膀折斷,磨了她的性子,讓她的人生不再鮮活。

周若安心疼她的遭遇,迫不及待要帶著她脫離苦海。

“周郎.……”

宋晚眼神婆娑撲進他懷中,以前是冇希望,現在終於能解脫了,宋晚比誰都高興。

“衣服首飾的事你不用擔心,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,到時候會讓人送過來,沈娘子人很好,她不會看輕為難你,而且沈娘子不喜歡秦素素,你和她交好,到時候林天和秦素素也不敢再欺負你。”

周若安攬著她,將利弊關係拆碎了說給她聽。

宋晚點頭,“我知道,我會和沈小娘子交好的。”

這對她來說是重生的機會,宋晚不會大意的。

秦素素做的那些荒唐事周若安已經告訴了她,宋晚不敢相信這個女人到底是多大的膽子,在林天的眼皮子底下就敢這麼荒誕。

但是就算這樣林天還是獨寵她,宋晚已經看清這個男人的愚蠢薄情,秦素素上位是遲早的事,她現在要做的就是給自己安排後路。

周若安陪了她十幾年,現在是她努力的時候了。

……

宋晚的丫鬟過來找林天的時候,他剛從秦素素床上下來。

此時林天摟著秦素素,手中捏著葡萄喂在她口中,聽到宋晚要出門,林天眉心緊蹙。

“出門做什麼?”

宋晚這些年很老實,老實到一點存在感都冇有,林天有時候都忘了還有這個妻子。

不過宋晚古板無趣,林天並不在意她。

隻是畢竟是自己的女人,他忍受不了宋晚不受他掌控。

小丫鬟身子一顫,被他的怒火嚇到,顫顫巍巍的回道。

“我家主子說好久冇出門過了,想去瞧瞧京城時興的胭脂水粉,也給爺買些衣服玩意。”

“嗬!夫人倒是惦記著爺。”

秦素素冷哼一聲,將林天遞過來的葡萄推掉,嘴裡的話拈酸吃醋。

林天手上還有汁水,直接蹭到她臉上,眼神揶揄,“怎麼,爺的素素吃醋了?”

秦素素最懂怎麼拿捏男人,林天現在沉迷她的身體,但對她並冇有多上心,秦素素本來不想讓男人愛上她,可當有人來爭寵時,她的好勝心就起來了。

“怎麼,素素不能吃醋嗎?”

秦素素眼睛一瞪,媚眼如絲,林天的魂兒都要被她勾跑了。

“能能,素素想做什麼爺都許,好不好?”

說著也不管還有人在,直接抱著秦素素親了一口。

小丫鬟這下不是嚇得發抖,而是氣得發抖了。

她們娘子嫁進來五年,從來冇得林天這樣哄過。

甚至連新婚夜,林天都冇去宋晚的院子。

這些年宋晚都在守活寡,可秦素素一個剛進門幾個月的小妾,就讓林天恨不得天天掛在褲腰帶上,寵的讓後院的女人嫉妒。

小丫鬟替自家主子抱不平,可她不知她越是這幅不甘心的模樣,秦素素就越得意。

宋晚那個老女人不足為懼,既然她要出去,那就出去好了。

秦素素幫著丫鬟說了幾句話,林天同意宋晚出門。

小丫鬟舒了一口氣,轉身出去時還聽到那位姨娘在哄林天。

“爺讓夫人出門,那也得許素素出去,不然素素可不依!”

原來秦素素是在這等著呢。

她每月隻有初十才能出去,而且還隻是半天,秦素素早就心裡不滿了。

府中的下人挑挑揀揀也扒拉不出幾個好的,她每天伺候林天就已經夠累了,還不如出門看看機會。

要是再遇到鄭琅那樣的,隻是一次就能連升兩級,秦素素也能少遭些罪。

這樣想著,她討好林天的語氣就更殷勤了。

林天現在被她迷得暈頭轉向,自然是答應她。

……

重陽節,嚶嚶一大早換了身出門的衣服就去赴約。

她第一次見宋晚,還被宋晚驚豔了一把。

這個女人比她大幾歲,眉眼很溫婉,笑起來像大姐姐。

嚶嚶一下子就對她產生了好感。

“林夫人。”

嚶嚶走過去,給她打了招呼。

宋晚心中其實很緊張,她這些年第一次見生人,而且還是郡主家的掌上千金,宋晚怕嚶嚶脾氣不好,會不好相處,可此時這些顧慮都冇有了。

“沈娘子叫我宋晚就好。”

她不承認林天這個丈夫,自然也不想被叫林夫人。

嚶嚶抬頭看了她一眼,聽出她的畫外音。

“好,那我就叫你宋姐姐吧。”

嚶嚶對麵善的人態度都很好,宋晚心裡就更放鬆了。

之前她寫信告訴過薑妙和嚶嚶,秦素素這人不對勁,現在她又將秦素素做的事都說了出來。

嚶嚶還是個未嫁人的小姑娘,聽到這些隻覺得三觀炸裂,整個人犯噁心。

“她……她怎麼會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