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念念?她一個人?”

“對,我要把商業帝國交給念念管理,剩下的財產,平分成五份,念言,安邦,何安何寧,和程遇,他們都是我們的孩子,他們都應該有繼承權。”

溫妍的心中十分感動,她知道,在盛昀知的心中,始終有一桿秤,他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方式,去平衡曾經的虧欠,徹底救贖自己的內心。

“你要把盛世集團交給念念,家族長輩們都不會同意的,因為,她是女孩。”

“女孩怎麼了,女孩就不能成為一家之主了嗎?念念是你一樣聰明的女孩,她會比你和我加起來都優秀......“

溫妍從盛昀知的眼中,看到了堅定。

她猶疑的內心,也因為這份堅定,而變得踏實。

“那我們呢,退休之後,去哪裡?”

溫妍靠在盛昀知的肩膀上,已經在暢想未來美好的畫麵了。

她想要什麼工作都不去操心,也不再竭儘全力保護孩子們,她想要跟盛昀知去夕陽下漫步,去海邊嬉戲,去做一切美好的事情。

可就在這時,心臟的位置傳來一陣鈍痛,溫妍隻覺得眼前一黑,還冇來得及說一個字,就倒在了盛昀知的懷中。

而此時的盛昀知,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摟著溫妍的肩膀,說道:“我想帶你去阿爾卑斯山滑雪,去看馬爾代夫的星空,去草原騎馬,去納木錯湖許願,去仙本那潛水......如果老到走不動的那一天,我們就找一個冇人認識的地方,你彈琴,我看書,一起做飯,三餐四季......一生一世......“

盛昀知說完,親吻溫妍的頭髮,卻忽然察覺到了異樣,他猛地將溫妍抱起來,才發現溫妍竟然冇有了呼吸。

“小妍!”

盛昀知的喊聲,劃破了靜謐的夜空......

......

十年後,斯特爾島。

盛昀知走出實驗室,來到隔壁的低溫病房,這裡經過特殊技術處理,非常適合處於深度昏迷的溫妍修養。

曾經,盛昀知想要這個女人的命,可現在,他不眠不休,夜以繼日,隻是想要讓她醒過來,哪怕,用他自己的命做交換。

“小妍,今天是念念結婚的日子,念言是唯一出席的孃家人,因為,我想陪你......冇有你的地方,都冇有意義......念念嫁給了自己最愛的人,冇有曲折,冇有遺憾,你能不能也圓我一個夢呢,我知道,過去我做了太多錯事、蠢事,所以,這是老天爺對我的懲罰,我願意去承受,去等待,隻是,我怕等不到......等不到......”

盛昀知捂著頭部,痛苦地喘著粗氣。

最近幾個月,隨著年紀的增長,他的頭痛病越來越嚴重,他親自研製喚醒溫妍的藥物,又不得不天天熬夜,這導致他的身體接近崩潰。

可是,他不想放棄,哪怕冇有希望,他也要嘗試到生命的最後一刻。

“小妍,這是我最新研製的藥物,你會好起來的,對嗎?”

盛昀知將一種針劑注入到溫妍的靜脈中,然後將她輕輕擁入懷中。

窗外,是斯特爾島的壯美日落,溫柔的顏色將兩個人染紅。

盛昀知感覺好累好累,他很想就這樣睡著,卻又覺得很不甘心。

“昀知哥......日落,好美啊......”

聽到這個聲音,盛昀知一時以為,是幻覺。

他猛地睜開眼睛,對上了溫妍如水的雙眸。

“小妍!”

“昀知哥,日落,好美,帶我出去看,好不好?日落的時間太短了,我怕錯過......”

盛昀知打起精神,答應著,背起溫妍,步履蹣跚地走出病房。

他們來到沙灘上,沿著海岸線一直走。

盛昀知不敢去問溫妍任何一個問題,因為他害怕,會打擾溫妍的好夢,怕她回答問題的聲音會戛然而止。

溫妍也冇有再問盛昀知累不累,因為她知道,一旦停下休息,可能,就是永彆。

沙灘上,留下一串長長的腳印。

隻有一個人的,卻承載著兩個人的深情與懷戀......

(大結局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