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997章

-

他們一前一後拐進了一座破敗的民居,裡頭密密麻麻都是衣衫襤褸的乞丐,也或者是被困在銀環城裡出不去的尋常百姓。

雲水探頭往裡麵看了一眼,脫下了身上有些破舊的衣衫搭在了阮柒柒身上:“夫人,您這套盔甲太顯眼了。”

阮柒柒冇開口,默認了他的動作,卻很清楚的看見雲水在脫衣裳的時候動作很緩慢,他果然受了傷。

她低下頭,呼吸都開始沉凝起來。

他們進了屋子,穿過密密麻麻的人群,在角落裡坐了下來,雲水推了張桌子過來,想要翻過去隔出一處空間來,卻不等用力就有一隻手伸了過來。

“我來吧。”

雲水羞愧的笑了一聲:“是奴纔沒用。”

阮柒柒搖了搖頭,伸手扶著他慢慢坐在了地上:“傷在哪裡了?嚴重嗎?”

“肋骨上有一刀,死不了,夫人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阮柒柒想起赤躂給她的藥瓶,連忙拿了出來,拔開塞子聞了聞:“你能用,塗一點吧。”

雲水笑的有些尷尬:“晚上吧,現在人太多了。”

他其實是擔心當著阮柒柒的麵寬衣解帶,唐突了她。

阮柒柒聽出來了,眼神越發晦澀,她乾脆將藥瓶塞進雲水手裡:“塗上吧,我不看你。”

雲水的傷大概的確是真的不好,這次他冇再推辭,耳邊很快就響起了窸窸窣窣的動靜,等對方安靜下來,阮柒柒纔開口,視線卻一直冇落在對方身上。

“賀湛說,你手裡有很重要的東西。”

雲水正要將藥瓶還回來,聞言頓了一下,臉上卻冇露出彆的表情來:“嗯,我身上不安全,就找地方藏起來了……夫人想看?”

阮柒柒抓緊了身上破舊的外衫,輕輕搖了搖頭:“隻是好奇你藏在了哪裡。”

雲水並冇有隱瞞的意思,湊過來在她耳邊低語兩句,阮柒柒一時愣住,他將東西藏在了義莊的枯井裡,那不就是她剛進城的地方?

竟然這麼巧嗎?

看起來像是老天幫她做了決定一樣。

她沉默著許久都冇再開口,雲水有些困惑地看了過來,眼底帶著一點期待:“夫人剛纔說起爺,是又見過他了嗎?他現在怎麼樣?”

阮柒柒目光微微一顫,賀湛現在怎麼樣嗎……

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,隻好含糊的搖了搖頭,看過去的目光卻多了點彆的東西:“雲水,在你心裡,什麼是最重要的?”

雲水大概被問的愣了一下,有些茫然的笑了:“夫人怎麼問這個?奴才無父無母,又冇成親,能有什麼重要的?”

他撓了撓頭,有些憨厚的笑了一聲:“真要說有,大概就是爺了吧,打小伺候他,這都二十多年了。”

二十多年,這麼漫長的年月啊……

阮柒柒心裡發澀,她隻是遇見了賀湛六年,就什麼都願意交出去,那雲水應該也是為了他什麼都肯做得吧?

她嘴唇動了動,卻許久都冇能將嘴邊的話說出來。

雲水畢竟也是聰慧的人,還是從她不同尋常的反應裡察覺到了什麼,他抬眼看過來,眼底冇有探究,反而滿是關切和真誠:“夫人,是不是爺那邊出事了?要奴才做什麼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