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989章

-

赤鷹是囂張慣了的人,雖然心裡清楚什麼都比不上赤躂,可麵上絕對不會承認,不止不會承認,誰如果敢提一句,他還會大發雷霆。

眼下赤躂這兩句氣急敗壞的話瞬間就點燃了他的怒火,如果說原本還對白鬱寧存著那麼一丁點不信任,那現在被赤躂這麼一激,他就算真的不信,也得表現的很相信。

他要氣死赤躂這個混賬。

想到這裡,他冷冷笑了一聲:“老五,我的事輪不到你來管,彆忘了,你還得喊本王一聲三哥,要管也是我管你。”

這種時候竟然還要胡攪蠻纏,赤躂懶得和他廢話,乾脆的一抬手:“來人,把三王妃壓下去。”

白鬱寧一慌,緊緊的抱住了赤鷹的胳膊:“王爺……”

赤鷹安撫的摟緊了她,無知無覺間力道大的幾乎要將白鬱寧的腰勒斷,可白鬱寧不敢喊疼,還要順著這股力道緊緊貼在男人身上。

她怕赤鷹真的被赤躂說服,壓低聲音歪曲事實:“五王爺是察覺到我給皇兄送了信,逼問我要做什麼,我心裡惦記著您冇有告訴他,所以他才這麼生氣,王爺,絕對不能讓我落在他手裡,不然皇兄送回來的信,一定會被他截獲的,到時候誰會是薑國的儲君,可就說不準了。”

赤鷹的臉色猛地一變,甚至思考都冇有就信了,他抬頭狠狠瞪著赤躂:“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,好你個老五,什麼都和我搶,我告訴你,有我在一天,你彆想動她!”

白鬱寧稍微鬆了口氣,赤鷹肯這麼明確的表態就好,隻是這嗓門實在是太大了,吵得她耳朵疼。

而且她心裡仍舊是忌憚赤躂發現她的破綻的,因此很不想在這裡久留,催著赤鷹趕緊走。

赤鷹也想問問那封信是怎麼寫的,被催了兩句就順著她的話抬腳往前了,可不等徹底離開,他就在人群裡看到了一道纖細窈窕的身影,雖然那人蒙著臉,可在周遭朦朧的燈火映襯下,卻莫名的勾魂攝魄。

他不自覺鬆開了摟著白鬱寧的手,抬腳朝對方走了過去。

白鬱寧很快察覺到不對勁,眼見他換了方向在走,下意識跟著看了過去,然後就瞧見了站在陰影處的阮柒柒。

這個賤人,竟然又來勾引她的男人!

她氣急,簡直睚眥欲裂,抬手就抓住了赤鷹的手腕:“王爺,我們該回去了。”

赤鷹甩開了她的手:“著什麼急?反正事情已經辦成了,不會出亂子的。”

白鬱寧氣的直髮抖,你也知道我剛剛纔替你辦完了那麼重要的事,結果一轉眼就被彆人迷住了眼,你是個牲口嗎?

她語氣裡不由帶上了幾分陰鬱:“三王爺,有些事情不及時確定的話,可說不定真的會有變故。”

她話裡帶著**裸的威脅,可赤鷹卻像是冇聽懂,帶著幾分不耐煩的揮了揮手:“閉嘴,彆礙本王的事。”

白鬱寧的臉色鐵青下來,她上前一步就想把人拽回來,卻被兀達擋住了去路:“三王妃,王爺好不容易看上個女人,你彆壞了他的興致。”

白鬱寧被這句話氣的想啐他一口,赤鷹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女人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