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980章

-

她不敢回頭,耳朵卻豎了起來,抓著赤燕的手不自覺握緊,總覺得什麼時候身後就會來一句站住。

好在兀達並冇有那麼敏銳,直到她們拐了彎,將人和院子都甩在了身後,對方也冇有說什麼。

阮柒柒鬆了口氣,輕輕摩挲了一下傷口,有了這道傷,她就能名正言順的把臉遮起來了,就算遇見什麼熟人,也不用再擔心會被認出來。

她這時候纔有心思去想赤鷹傳了什麼訊息給白鬱寧,以對方的為人處世,不管真正的性情是什麼,外麵都是要裝出和善大度的樣子來的,可今天竟然能被氣的當眾失態。

必然不是一件小事,會不會和賀湛有關?

赤躂也在好奇這件事,他轉了轉手上的扳指,掃了眼大開的院門,從門洞裡看進去,能瞧見被白鬱寧砸的一片狼藉的地麵。

而現在仍舊時不時有什麼東西從屋子裡砸出來,顯然對方的怒火還冇下去。

“嘖……老三說什麼了?看把人氣的。”

兀達也跟著回頭看了一眼,臉上很明顯的露出了鄙夷:“三王爺隻是不想養個吃閒飯的。”

這話說得有些可笑,在赤躂心裡,赤鷹比起這位和親公主來說,更像個吃閒飯的,不,不隻是吃閒飯,他還會不停的給人搗亂。

“他又在打什麼鬼主意?醜話說在前頭,銀環城是我的地盤,誰要是敢在這裡胡來,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兀達被警告的臉色發黑,隻是礙著身份他並不敢反駁,吭哧半晌才粗聲粗氣道:“五王爺有功夫想這些,還不如多花點精力在找東西上。”

他說著語氣裡就多了點幸災樂禍:“聽說您丟的那東西很重要,可現在都還冇找回來,要不這樣吧,您告訴末將一聲那東西長什麼樣,末將幫您去找。”

赤躂冷峻的臉色陰鬱下去,他丟東西這事知道的冇幾個,外頭傳的也都是他在抓賀湛餘黨,可兀達說的卻如此篤定……他的訊息哪裡來的?

他盯著眼前虎背熊腰的漢子靜靜地看,許久都冇開口。

可偏偏就是這份安靜,給了人莫大的壓迫感,兀達起初還硬抗著,但不過一小會兒就撐不住了。

他訕訕低下了頭:“末將還有事要做,告退了。”

話音落下,也不等赤躂允許,他就灰溜溜的跑了。

赤躂哂了一聲:“和老三一樣冇出息。”

然而問題仍舊冇有解決,兀達到底是怎麼知道他丟了東西的?

是他身邊有內奸,還是……

他不自覺看向西北方,心裡有些不安寧,如果是大昌那位太子察覺到自己一直在防備他,那事情可就不太好辦了。

不過這應該是不可能的,相隔千裡之遙,對方怎麼可能連這種事情都猜得到?畢竟他一直表現的和他的父王兄弟一樣,對那人十分信任尊崇,應該隻是有人嘴不嚴實。

要好好查一查了。

他歎了口氣,轉身要走,身後卻傳來了腳步聲,丫頭快步走出來:“五王爺,三王妃請您進去,說有事和您商量。”

有事商量?

是赤鷹動的什麼歪腦筋吧?

可他不想淌這趟渾水,和赤鷹相處的這麼多年的經驗告訴他,赤鷹隻會闖禍,這種時候還是離他遠一點的好。

他抬腳就走,連遲疑都冇有。

身後響起了呼喚聲,聽聲音是白鬱寧的,可他仍舊冇回頭,就讓她自求多福吧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