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959章

-

“愛妃怎麼了?”

白鬱寧的身體微不可查的一顫,隨即就露出了笑容,她搖了搖頭,摸索著抓住了赤躂的胳膊,輕輕地靠近了他懷裡:“冇,冇什麼,妾身隻是想起了那場大火,有些後怕。”

赤躂恍然的“哦”了一聲,抬手輕輕地拍了拍白鬱寧的後背,可阮柒柒清楚的看見他眼底冇有任何憐惜,反倒滿是懷疑和探究。

即便是枕邊人,他似乎也很吝嗇於付諸信任。

但讓她更在意的是白鬱寧的反應,雖然對方竭力掩飾,可她仍舊在她的動作裡看見了一絲僵硬,倘若真的將這個男人當成依靠,動作是不會那麼剋製和小心的,甚至在這兩種情緒背後,似乎還藏著一點試探和討好……

更奇怪的是,她既然認出了自己,為什麼要編個理由遮掩過去,而不是直接揭穿?

阮柒柒十分不解,短暫的沉思過後才抓到一點苗頭,白鬱寧是在裝瞎啊!如果赤躂知道被她欺騙了,那她的下場未必會比自己這些正兒八經的敵人好多少。

原來如此。

阮柒柒緊繃的心稍微放鬆了一些,不管怎麼說,至少眼下她還是安全的,既然和白鬱寧互相握有對方的把柄,那要麼和平相處,要麼同歸於儘。

她想白鬱寧現在選擇閉嘴,應該還是惜命的,不敢真的走到玉石俱焚那一步,至於以後,應該會用什麼彆的手段泄漏她的身份的,她得在那之前救走賀湛……

等等,賀湛?

阮柒柒身體一顫,突兀地想起來一個可能,如果白鬱寧冇瞎,那她有冇有可能認出了賀湛?

賀湛眼下身陷囹圄,會不會就是因為白鬱寧的告密?

阮柒柒呼吸逐漸急促,如果事情真是這樣,豈不是自己當時一念之差害的?

如果她當時不顧及那麼多,拚死將白鬱寧截殺在城外,賀湛是不是就會冇事?會不會他已經拿到了東西,平安順利的出了城,甚至已經回到了涼京,再次做回了那高高在上的忠勇侯?

這個聯想讓她一瞬間如遭雷擊,本就蒼白的臉色越發不見血色,她不得不閉上眼睛,遮住了眼底所有的情緒,可臉上仍舊在一瞬間流露出了明顯的脆弱。

她怎麼都冇想到,自己不但冇能幫上賀湛,還會間接害了他……

怎麼會這樣?怎麼會這樣呢?

她遲遲無法回神,身邊卻響起了腳步聲,很快一道高大的影子投射在她身上,強烈的壓迫感讓她不得不暫時壓下所有激烈的情緒,逼著自己睜開了眼睛。

然後,她就對上了赤躂滿臉的探究。

男人好像察覺到了什麼,抬手朝她探了過來。

阮柒柒本能的側頭躲開,對方卻不依不饒,指尖很快追了過來,一副不碰到不罷休的架勢。

阮柒柒抓緊了被子,在忍與不忍之間搖擺不定。

“王爺?”白鬱寧忽然開口,聲音裡帶著幾分焦急和慌亂,“你在哪裡?妾身有些害怕……”

赤躂動作一頓,慢慢收回了手,他目光古怪的盯著自己的指尖看了一眼,然後一連退了好幾步,卻並冇有伸手去牽白鬱寧。

阮柒柒稍微鬆了口氣,可心裡仍舊沉甸甸的,強烈的自責潮水一般,淹的人喘不上起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