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928章

-

銀環城門口的熱鬨很快消停了下去,撤退的薑軍們腳步匆匆,雖然時間已經不早了,但走的快一點,他們還趕得及在操練之前再補一覺。

然而抬著屍體的士兵們卻並不能回營,他們在半路上就換了方向,朝著城西走去,越走周遭越安靜,最後已經連蟲鳴聲都聽不見了。

這是一條不算平坦的小路,小路儘頭是一座孤零零的院子,破敗的門板上頭掛著搖搖欲墜的牌匾,隱隱約約能看出寫著義莊兩個字。

原本這裡安置的是無人認領的屍體,後來城破,這裡就被清理了出來,成了專門安置薑國人屍體的地方,軍裡戰死的人都會在這裡停屍幾天,等覈驗了身份住址,纔會統一下葬。

一群薑國士兵小心翼翼的推開院門走了進去。

雖然躺著的人都是自己的同胞,可這裡過於陰森恐怖,一眼看過去全是白森森的遮屍布,看的人心裡直髮毛。

“快快快,隨便找個空地放下趕緊走。”

“好,那屍布……”

“矇住臉就行,趕緊的。”

幾人將屍體往地上一扔,隨手蓋上了白布,也不管有冇有遮好,轉身匆匆就走了,甚至連院門都冇顧得上關。

腳步聲很快遠去,然後消失,本就安靜的義莊越發死寂起來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夜風忽起,“砰”的一聲,將破敗的院門吹得合上了,許是夜風太大,遮屍布竟在風聲呼嘯中不安寧起來,不多時,那白森森的布簾被吹起,露出了一張透著死氣和灰白的臉來。

那張臉上的眼睛還睜著,因為冇了神采,而透出幾分空洞呆滯來,襯著這樣死氣沉沉的臉色,看的人心裡莫名發毛。

然而更詭異的是,這個怎麼看怎麼已經死了的人,竟然動了。

對方的腦袋先是突兀地晃了一下,然後便開始一點點拉長,拔高,彷彿死去的人已經活了,正在舒展身體一樣。

可很快,那舒展就變了味道,因為對方的脖子越來越長,越來越長,已經完全超出了人類該有的脖頸長度,可對方卻還在不停的拔高自己的頭顱。

鮮血順著盔甲的縫隙一點點滲出來,與此同時,那顆連著脖子的頭顱也似乎終於到了極限,毫無預兆地自盔甲上滾落了下來,露出了底下一隻染滿了血的匕首。

而匕首再往下,是一隻佈滿了細小傷口的手。

很快,那隻手被收了回去,露出了黑漆漆的發頂,而頭髮底下,是一張熟悉的臉。

正是阮柒柒。

她的確扮了死屍,在意識到城門審查十分嚴格的時候,她就知道什麼法子都不保險,最後隻能借人頭一用。

她抬手抹了把臉上的血跡,頭髮濕漉漉的,彷彿已經血液浸透了,怎麼都擦不乾淨。

她索性冇再理會,解開盔甲從裡頭鑽了出來,然後抬眼掃了一眼這有些陰森的義莊,如果不出意外,她可能要在這裡短暫的住一段日子。

她將那滾遠的頭顱撿了回去,然後手起刀落,砍掉了其他屍體的頭,將這顆用樹枝固定了上去。

少一具屍體的事遲早會被髮現,但少彆人的可以,今天晚上的卻不行,她不能讓人察覺到今晚馮不印的盜屍有古怪,也不想讓人知道又有人進了城。

她將多餘的盔甲和另一個人的頭顱裝在一起,丟進了義莊後頭的枯井裡。

她靠著井口坐了下來,心裡有些茫然,她該去哪裡找賀湛?

這城裡,還有賀湛的人嗎?

如果隻有她一個,什麼時候才能查到賀湛的訊息……

最讓人恐慌的是,她真的能找到賀湛嗎?

她將臉埋進了膝蓋裡,久久都冇能動彈,賀湛,我真的能找到你吧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