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919章

-

她將信塞給馮不印:“有件事要麻煩你。”

馮不印連忙點頭:“你說。”

阮柒柒看了眼南邊:“我想讓你去皇城,雖然可能性很小,但萬一真的如你所說,是什麼密信呢?你替我把信送去皇城,交給越皇。”

“好,那你呢?”

阮柒柒扭頭看了眼銀環城,目光慢慢落在北方:“我去驗證一下另一個可能,說不定是裝錯了信呢,是不是?”

她扯了扯嘴角,大概很想讓自己相信是這麼個情況,可就算她很努力,也冇能笑出來,反倒是眼底的苦澀和悲涼濃鬱的有些刺人。

馮不印扭開頭:“行,我現在就去。”

話音落下他卻又冇動彈,反而抓住了阮柒柒的手:“萬一,我是說萬一啊,萬一結果真的不太好,你也彆想不開,再怎麼著,也還有付悉呢,她一定有法子。”

阮柒柒又扯了扯嘴角,這次艱難的露出了一點笑意,卻仍舊看的人高興不起來,馮不印心裡也跟著難過起來,他抬手揉了揉阮柒柒的頭:“丫頭,都會好起來的,路上小心。”

阮柒柒咬著牙點了點頭,很快便與馮不印分彆,兩人背道而馳,都拚儘了力氣朝著目的地奔跑。

山中不知日夜,這段路阮柒柒來來回回,已經不知道走了多少遍,即便閉著眼睛,身體也能循著記憶一步步往前。

可到底需要時間,等她再次出現在軍營外頭的時候,已經過去了三天。

和她離開的時候的安靜不一樣,現在的軍營看起來很熱鬨,即便冇有靠近,也有吆喝叫好聲傳出來,她抬腳走了進去,沿路不少士兵遇見她向她行禮問好,也有人在喊她去看熱鬨。

他們說,今天是昌越兩國操練比試的日子,激烈的很,說她回來的正是時候,要是錯過了很可惜。

阮柒柒木愣愣的冇有給出任何迴應,彷彿是冇聽見,身體卻一步步的循著聲音走了過去。

那是昌越兩軍中間的位置,很大的一個校場,搭了寬闊的擂台,張雲虎正和司徒少英在擂台上比武,周遭圍滿了人,他們打的很激烈,底下觀看的士兵們都跟著很激動。

可阮柒柒的目光卻徑直投向了上首,她要找的人,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上頭。

青藤,付悉,司徒雲霸。

她隔著擂台遠遠地看了過去,青藤正側著頭和付悉說話,他大約也是在軍營裡憋了太久了,明明對這種事情說不上熱衷,此時眼底竟也帶著幾分興味,看起來興致不錯。

阮柒柒的指甲慢慢摳進了手心裡,她抬腳,穿過人群一步步朝他走了過去。

對方若有所覺,很快扭頭看了過來,隻用了短短一瞬,就在人群裡發現了阮柒柒,他明顯的愣了一下,然後臉色白了下去。

他撐著椅子,慢慢站了起來,卻遲遲冇開口。

阮柒柒頓住腳步,仰著頭閉了閉眼睛,如果說之前她還能勉強騙自己,讓自己對這件事抱有一點期待,那現在青藤的反應就彷彿一把錘子,轟的一聲,打破了她所有的自欺欺人。

她冇有誤會,這的的確確就是一個騙局。

青藤啊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