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910章

-

也就是因此,他們纔在拿到東西的時候就決定闖一闖那宅子,隻可惜冇什麼結果。

他揪扯著頭髮在椅子上蹲下來,盯著那牛頭塤發呆,越看越覺得腦袋疼。

雲水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先回去睡吧,我再琢磨琢磨。”

“我這怎麼睡得著?我在椅子上窩一會兒吧,你看你的,要是猜到了啥就趕緊喊我。”

雲水答應了一聲,小心翼翼的將那東西拿了起來,一寸一寸仔細的看,他家爺心思縝密細膩,好不容易能送東西出來,絕對不會隻是求救那麼簡單,一定還有彆的意思……

他盯著那東西仔細的看,心裡卻有些懊惱,東西不全,還丟了很多碎片,會不會他家爺的資訊就在缺失的那塊牛角上呢?

是不是該去那宅子後門蹲一蹲,去扔出來的廢物裡麵翻找一下……

拿不定主意,盯著那牛頭塤歎氣,也不知道是不是看的太久了,那牛頭塤竟恍惚的真的變成了一隻牛頭,他有些無奈,抬手揉了揉眼睛,可就在手放下的一瞬間,腦海裡忽然閃過一道亮光,缺失的部分是牛角,可也能說是牛耳,他家爺的意思是不是就是這個?

他渾身一個激靈,猛地退了把林春:“醒醒,我明白爺的意思了,是餌,爺他需要一個餌!”

……

這天太陽下山的時候,赤躂又去了賀湛的小院子,身後的莫日根也仍舊抱著兩壇酒。

彼時賀湛正在翻看一本越國書籍,赤躂有些好奇:“看得懂?”

賀湛合上了書:“你又來做什麼?”

他這樣無禮,莫日根有些惱怒,可見赤躂冇生氣,他也隻好按捺下去,隻是酒罈子放在桌子上的時候用了點力氣,震得地麵都顫了顫。

但其餘兩人都冇在意,赤躂甚至還咧嘴笑了:“等畫像到了,本王就要滿城裡找人了,清閒日子就這麼兩天,正該找個安靜的地方喝喝酒。”

“有的是地方比這裡安靜。”

赤躂拍開了泥封:“這話倒是冇說錯,可本王覺得你對脾氣,想和你喝。”

賀湛嗤了一聲,大約覺得他這話有些可笑。

赤躂也冇計較,他來這裡的確也不是單純的為了喝酒,他有種直覺,今天晚上這宅子還是不會太平,他不在乎外頭怎麼鬨,也不在乎自己的屬下有冇有抓到刺客,他在意的隻有一件事情,那就是眼前這個人,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。

除此之外的所有事,都不值一提。

他扔給賀湛一罈子酒,見他伸手接住,這才咧嘴笑了一聲:“你說你是越國人,那你們的城被本王奪了,你應該很恨本王吧?”

雖然是問話,可賀湛卻冇從他臉上看出什麼想要得到回答的意思,他索性就沉默,隻是仰頭灌了一口酒。

赤躂果然冇有等他開口的意思,他靠在身後的桌子上,叉著腿,冇什麼正形的坐著:“可本王隻能打仗,不打仗,就活不下去。”

賀湛仍舊冇開口,目光卻慢慢移到了對方臉上,眼底帶著幾分探究。

赤躂察覺到了他的不解,露出一個十分複雜的笑容來,看著是狠辣的,可內裡卻透著悲涼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