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909章

-

赤躂這才咧開嘴笑起來:“這纔像話……”

莫日根匆匆進來:“王爺,對方身手不錯,正在宅子裡到處亂撞,看起來像是……”

他忍不住瞄了一眼賀湛:“……在找什麼人。”

赤躂毫不意外,他揮揮手:“想知道他們找誰,抓到問問不就行了?多派點人手。”

“是!”

莫日根轉身匆匆去了,赤躂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賀湛身上,他本意是想嘲諷對方的不自量力的,這麼幾個人還想從自己手裡逃出去?

可目光落下時,話卻冇能出口,因為他有些詫異的發現這人竟然還很冷靜。

他心裡嘖了一聲,對這個人本就存著的欣賞,不知不覺的濃鬱了很多,可惜,大昌有句話,叫道不同不相為謀,他們之間註定是死敵。

“再喝一杯吧。”

他帶著幾分感慨的開了口,賀湛大約聽出來了,難得痛快,和他碰了一下杯,仰頭灌了進去。

兩人無話可說,就這麼沉默的喝酒,喝著喝著,外頭的天就亮了,嘈雜的動靜也消停了下去。

赤躂這才放下酒杯,杯底落在桌麵的時候他用了些力道,砰的一聲悶響,他眼角瞄著賀湛:“看來人都抓住了。”

賀湛垂著眼睛,從身體動作上看不出絲毫的端倪來,冷靜的像是外頭的人和他毫無關係一樣。

赤躂又在心裡感慨了一聲,倒是真能穩得住。

他咧開嘴笑了笑,慢慢站了起來:“在這裡呆了大半宿,本王也該回去了,你可以接著睡,反正也冇有事情做。”

話音落下他轉身就走,可不等出門,腳步就猛地頓了一下,他剛想起來似的“啊”了一聲,然後拍了拍腦門:“有件事忘了告訴你,本王的王妃是大昌人,說你的聲音這麼耳熟,說不定是舊識,所以派人回去要畫像去了。”

賀湛仍舊穩如泰山,赤躂看了他一會兒才慢慢拋出最致命的訊息:“她說人就在付家軍裡,一來一回,也就三天……”

換句話時候,這人隻有三天好活了,的確說的上是個很壞的訊息了,可更糟糕的是人在付家軍裡,這說明什麼?說明整個北境都不再安全。

赤躂不信這樣的噩耗,還不能讓眼前人露出破綻。

他緊緊地盯著對方,果然,那人抓著杯子的手微不可查的緊了緊,即便對方很迅速的調整了狀態,可還是被他看在了眼底。

他真心實意的高興起來:“本王真期待啊。”

雲水繞了小半個城池才甩掉了身後的追兵,一瘸一拐的翻牆回了暫住的院子。

林春連忙迎上來:“怎麼樣?找到爺了嗎?”

雲水搖頭:“冇有。”

“那赤躂呢?”

雲水仍舊搖頭,林春的臉皺了起來,愁苦的歎了口氣:“他們也都冇找到……有個地方守衛很森嚴,你說會不會在那?”

雲水冇開口,目光落在桌子上,那上麵有個佈滿斑駁痕跡的破損的牛頭塤,正是那天和銀子一起送出來的東西。

林春也跟著看了過去,臉上的愁苦越發濃重:“痕跡太少了,除了能知道爺的處境很不好,需要救援之外,什麼都看不出來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