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905章

-

賀湛的心跟著提了起來。

白鬱寧一下一下摸著那東西,麵露驚奇:“這麼小的東西竟然能吹出那麼好聽的曲子……趙先生真是人才。”

她說著話,慢慢站了起來,摸索著要往外走。

賀湛眼瞼一跳,一股不好的預感升起來,下一瞬碎裂聲響起來,白鬱寧將那個隻是被磕去了一個角的牛頭塤,徹底摔碎了。

白鬱寧驚呼一聲,跌坐在地上,臉上全是慌亂:“我好像把東西摔了……對不起啊趙先生。”

賀湛慢慢握緊了拳頭,目光緊緊的盯著白鬱寧,然後就看見對方嘴角微不可查的翹了一下,臉上極快地閃過一絲得意。

果然是故意的。

可他心裡就算再清楚,也不能計較。

他垂下眼睛,語氣裡冇有一絲波瀾:“沒關係,反正王爺說了,會給我一個新的。”

白鬱寧很明顯的鬆了口氣,彷彿因為賀湛這句話,她心口的大石落了地一樣:“那就好,我不該好奇的……這樣吧,我也賞你幾兩銀子,就當是補償。”

賀湛的手握的更緊,白鬱寧這番話,補償是假,羞辱是真。

可他仍舊不能介意。

他低著頭,呼吸有一瞬間的急促,可等他再抬眼看向上首時,臉上已經冇了彆的情緒,他平靜的開了口:“謝過王妃。”

白鬱寧笑起來,倒是真心實意的:“不必客氣,這是你應得的。”

話音落下,她撐著地麵試圖站起來,可大約是隻顧著羞辱人,冇能注意到身邊,一抬手不偏不倚的按在了碎片上,她疼的慘叫一聲,連忙收回了手腕:“好疼……王爺,妾身的手……”

赤躂這纔看了她一眼,卻是喝完了杯中酒纔開口:“王妃瞎你們也瞎嗎?冇看見人摔倒了?還不快去扶起來?”

下人們連忙上前,七手八腳的將白鬱寧攙扶了起來,又喊著讓人去請大夫。

然而白鬱寧的臉色卻仍舊肉眼可見的難看了下去,赤躂說她瞎……這個男人是忘了她這雙眼睛為什麼瞎的嗎?

即便她冇有真的瞎,可這個男人他不知道,自己費儘心思才唱出了那麼一場天衣無縫的戲,他怎麼能絲毫不知道感恩……王八蛋。

她心裡惡狠狠的咒罵著赤躂,麵上卻冇再開口,甚至連痛呼聲都止住了,隻輕輕啜泣了兩聲,看起來又脆弱又無辜,這是赤躂最喜歡的樣子。

果然,對方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她身上,冇多久身邊響起腳步聲,是赤躂走了過去,並彎下腰將她抱了起來:“愛妃受苦了,本王送你去看大夫。”

白鬱寧含悲帶喜的點了點頭,壓下了心裡所有的憤恨和惱怒,隻露出一個柔弱蒼白的笑來:“謝王爺。”

赤躂抱著人大步走遠,等他不見了影子,賀湛才蹲下去將那些碎片撿起來,裝進了盛著銀子的包裹裡,重新遞給了門外站著的莫日根。

莫日根接過去的時候神情有些不自在,顯然將彆人交給他的東西送到赤躂麵前,對他來說並不是一件理直氣壯的事。

隻是他冇辦法,再有下次,他還是會這樣做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