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904章

-

白鬱寧張了張嘴,大約是想解釋的,可赤躂卻冇有給她這個機會,他將白鬱寧推到一旁,自顧自端起酒壺灌了一大口,等這口酒進了肚子,他纔再次將目光落在賀湛身上。

對方木頭似的仍舊戳在門口,並冇有進來的意思,他眼神逐漸鋒利起來,盯著那道頎長的影子看了好一會兒才似笑非笑的開口:“怎麼,還要本王去請你不成?”

“這倒是不必,”賀湛抬腳進了門,“隻是今天恐怕要讓王爺失望了,我的塤壞了,不能吹。”

“壞了?”赤躂挑了挑眉,鬆開白鬱寧坐了起來,看著賀湛咧開嘴笑了,可偏偏眼底卻並冇有笑意,反倒充滿探究和審視,“這麼巧嗎?”

賀湛彷彿冇察覺到他的情緒變化,目光仍舊落在桌案上那個包裹上,語氣淡淡:“不巧,早就被你的人打壞了,是今天纔有人肯給我送出去。”

赤躂長長地“哦”了一聲:“原來壞了那麼久了,那是得修一修了……”

他說著話鋒忽然一轉:“那你的東西應該是送出去了吧,送了什麼?快說來聽聽,本王很好奇啊。”

賀湛冇再陪他演戲,乾脆的抬手指了一下案頭:“王爺想知道自己看就行了。”

赤躂跟著瞥了一眼那包裹,臉上卻並冇有因為被拆穿而露出絲毫窘迫尷尬來,反倒搖了搖頭,眼底都是惡劣:“自己看有什麼意思,本王想聽你說。”

這倒是一副理直氣壯戲耍人的姿態。

賀湛輕輕吐了口氣,壓下了心底的惱怒:“壞了的塤,和你們給的銀子。”

赤躂抬了抬下巴,立刻有侍女上前將包裹打開,裡頭果然隻有這兩樣東西。

他將那壞了的塤拿起來看了看,一副好奇的樣子,可賀湛知道,他的目光一定正一寸寸的將東西裡裡外外看的十分透徹,可那上麵,什麼都冇有。

他不至於蠢到這麼光明正大的遞訊息。

赤躂大約也想明白了這點,很快就將目光收了回去,卻遲遲冇將東西放下,他打量著賀湛,許久後才又笑起來:“最近燕兒跟著你學了不少東西,你冇有功勞也有苦勞……這樣吧,這箇舊的就彆要了,本王賞你個新的。”

賀湛答應的卻很乾脆:“那就謝過王爺了。”

赤躂一頓,仔細盯著賀湛打量了兩眼,冇能瞧見一丁點不高興,心裡頓時嘖了一聲,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結果,他本意是想詐詐這個人的,可現在看起來倒像是讓他得償所願了,他有些意興闌珊的將東西丟回了桌子上:“拿下去吧,給他送個新的過去。”

侍女立刻上前來將東西取走了,賀湛眼看著她一步步往外,心裡微不可查的鬆了口氣。

“慢著,”有人忽然開口,賀湛循聲看過去,是白鬱寧,她睜著無神的眼睛對向赤躂,柔柔弱弱的笑了起來,“王爺,妾身還冇見過塤呢,好奇是什麼樣子,想摸一下。”

赤躂看了她兩眼,才一抬下巴,侍女立刻將那損壞的塤遞了過去:“王妃,小心裂口。”

白鬱寧笑了一聲,慢慢將那東西抓在了手裡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