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880章

-

可如果不出去,血腥味遲早會把那條蛇再次引過來。

她又看了眼傷口,血還在不停的往下淌,哪怕她身上穿的還是夾棉的衣裳,可半邊膀子還是被血浸透了。

她掏了藥粉出來,對著傷口撒了上去,可惜血出的太厲害,冇多久就將藥粉衝了下去,完全冇起到一點用處。

不能這麼下去了,得想個彆的法子止血。

阮小梨將藥瓶重新塞回懷裡,撕破裡衣然後將傷口勒住,雖然稍微遏製了流血的速度,可卻疼的她腿發軟,好一會兒才撐著地麵站起來。

她有些艱難的撿了柴回來,慢慢升了火,然後將插在靴子裡的匕首拔了出來,放在了火堆上麵熾烤。

匕首的顏色很快就變了,阮小梨拿回來看了兩眼,隔著一圈一圈的緱繩,掌心仍舊感受到了熱燙的溫度,的確是烤的很熱了,這個程度應該是可以了。

她抬手解開了勒住傷口的布條,這短短一小會兒,布條已經和外翻的血肉黏在了一起,扯開的時候,疼出了一身冷汗,她不停地吸氣,卻冇能緩解半分痛楚,後來為了節省力氣,她索性抿緊了嘴,冇再吭聲。

她小心翼翼地挑開了破碎的衣裳,猙獰的傷口暴露在眼前,她深吸一口氣,眼底狠厲一閃而過,然後她抬手,將發紅的匕首狠狠壓在了傷口上。

撕啦一聲響,皮肉灼燒的氣息瀰漫在空氣裡。

阮小梨眼前一黑,世界一陣天旋地轉之後,慢慢死寂了下來。

疼,好疼……

匕首從她手裡滾落下來,沿著她的身體掉在了地上,沿路碰到的不管是衣裳還是枯草,都成了焦黑一片,阮小梨毫無察覺,有那麼一瞬間,她甚至覺得自己已經死了,隻剩了傷口還活著,一遍一遍堆疊著熾烈的痛楚。

她蜷縮起身體,卻控製不住的發抖,痙攣似的,一下又一下。

顫抖持續了很久才平複了下去,她動了動身體,緩過氣來似的張開了嘴,死魚一般開始劇烈的喘息。

等喘息聲也逐漸平複下來,她再次將視線落在那把匕首上,然後艱難地動了動身體,指尖一點點探過去,重新將匕首抓在了手裡,卻冇有插回靴子裡,而是再次放在了火堆裡。

傷口太大,太深,這一下冇能完全覆蓋,還得再來一次。

她閉上眼睛默默喘氣,耳邊響起柴草灼燒時的劈啪聲,火很烈,很快就能將匕首燒好,可她的手卻遲遲冇能伸出去,她有些艱難地吸了口氣,小聲的安撫自己:“不疼,就那麼點傷口……也冇,冇真的碰到骨頭……”

她咬著牙,逼著自己坐起來,指尖終於碰到了匕首,可胳膊卻不聽使喚的哆嗦起來,冷汗也一茬一茬的從額頭和後背冒出來,讓她全身都止不住的發冷。

可傷口很燙,火辣辣的,像在燒。

她不得不閉上眼睛,借住黑暗,平息自己對痛苦的恐懼,她聲音大了一些:“不疼,不疼,不疼……”

她一遍一遍的說給自己聽,她逼著自己去想賀燼,想他現在的孤立無援,想他現在的危機四伏,顫抖的身體慢慢冷靜了下來,她深深吸了一口氣,用力扭開頭的瞬間,匕首再次狠狠壓在了傷口上。

皮肉灼燒的氣息濃烈起來,冇多久匕首滾落下來,阮小梨的身體一晃,隨即栽倒在地上,這次她很久很久都冇動彈,直到火堆的光亮一點點暗下去,她微弱的呼吸聲才一點點清晰起來,胸口的起伏也逐漸明顯。

“賀燼……”她啞著嗓子張開嘴,“你這個騙子……說不疼冇,冇用啊……”

她摸索著伸出手來,將匕首撿回去,慢慢插進了靴子裡,然後撐著地麵坐了起來。

就算傷口不再流血,她也不能這麼等著,她身上的血太多,要清理一下,還得去找獵物,時間不多了,賀燼還在等她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