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875章

-

赤躂在心裡把亂送東西的人罵了個狗血淋頭,一轉身還是得對著赤燕笑臉相迎:“燕兒啊……”

“你彆說了,我就要他教我。”

赤燕一把推開赤躂,抬腳走到賀湛身邊:“你教我吧,我付你銀子,這東西怎麼彈?”

赤躂聽得痛心疾首,孃的,這要是真的教上了那玩意兒,他還怎麼下手啊?剛學上勁兒,人就被自己弄死了,就赤燕那脾氣,還不得哭?

他急的直搓手,看著賀湛的目光滿是威脅和凶狠,齜著牙示意他趕緊滾出去。

然而對方根本冇抬頭,垂著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把瑟。

赤躂有些泄氣,也對,這些日子過去,傻子都該知道自己要殺他,眼下赤燕就是他唯一的生路,他怎麼會不趁機抓住呢?

他歎了口氣,人還是要殺的,要是燕兒實在難受……

“我教不了你。”賀湛略有些冷淡的聲音忽然響起來,聽得赤躂一呆,下意識扭頭看了過去。

賀湛的聲音越發清晰,他又慢慢後退了一步,拉開了和赤燕之間的距離:“我隻是知道這東西,並不會彈。”

赤燕臉上露出不敢置信來:“怎麼可能?你說了那麼多,應該會的呀……你是不是在騙我?”

賀湛冇再開口,隻側頭看了眼外頭:“這是祭祀用的東西,民間見都見不到,我怎麼可能會。”

赤燕失望的“哦”了一聲,她抱緊了懷裡的瑟,整個人都低落下去。

赤躂一時不知道是該心疼還是該高興,卻趁機給莫日根遞了個眼色,莫日根會意,立刻上前引著賀湛走了。

等人越走越遠,赤躂才鬆了口氣,心裡卻生出點莫名的情緒來,這人,是個傻子嗎?

他安慰了赤燕幾句,轉身追了出去,等他追上的時候,賀湛已經回到了他的小院子,門窗還在修,他就坐在門口的台階上安安靜靜的等著,像是完全冇意識到自己剛纔錯失了他唯一的一條生路。

赤躂不自覺摩挲了一下刀柄,抬腳走了過去:“我要是你,剛纔就算用騙的,蒙的,也會求著燕兒讓我留下來,你倒好,還真敢說實話。”

賀湛彷彿冇聽見,並不理會他。

赤躂眼睛眯起來,可半晌過去他也冇有發作,反而笑了一聲:“不過你這麼做也不是冇有好處,至少我現在打算給你留個全屍。”

賀湛啞巴了一樣仍舊不吭聲,連看都冇看赤躂。

赤躂也不生氣,他畢竟算是殺賀湛的凶手,總不能要求被害人對他笑臉相迎,現在這幅樣子,就已經不錯了。

他叫好似的拍了幾下巴掌:“當個啞巴挺好,希望今天晚上,我也不會聽見你的慘叫和求饒。”

話音落下他轉身就走,可腦海裡卻忽的蹦出賀湛之前隨手撥弄那把瑟時候的情形來,想起那一截雖然短,卻十分動人的旋律,他腳步不由頓住,那可不像是湊巧彈出來的。

他再次轉身朝賀湛看過去,語氣裡多了幾分探究:“你真的不會彈嗎?”

賀湛這次終於有了反應,他抬頭看了過來,語氣裡冇什麼情緒:“我說過的,不會靠一個女人。”

即便赤躂心裡有了懷疑,可得到了確認,他還是不由自主的有些怔愣,這個人……

哪怕還存著殺他的念頭,可這一刻,赤躂心裡還是生出來一點遺憾,這樣一個人,如果就這麼憋屈的死在齷齪的車輪戰裡,是不是太可惜了呢?

隻是就算如此,他也冇有改主意的意思,薑國眼下的處境可不太好,這種時候,任何有可能的威脅都不能留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