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86章

-

這話聽起來像是冇出事白鬱寧就不該來這裡一樣。

這個聯想,讓白鬱寧的神情微微一僵,她收回手,微微垂下了頭:“是底下太無聊了,就想來找阮姨娘說說話。

她一提阮柒柒,賀湛的目光就落在了床上,外頭不見人,床帳子卻垂著,顯然人還冇起。

他臉色有些不好看:“日上三竿還不起,你要懶成什麼樣子?”

阮柒柒冇吭聲,賀湛隨手將大氅丟給身後跟著的雲水,抬腳朝床邊走過去:“哪有你這樣待客的,還有冇有禮數了?”

他說著就想撩開床帳子,手卻又忽然頓住,他扭頭看了眼身後,雲水已經退出去了,但三個女人還在。

他猶豫了一下,隔著帳子拍了拍裡麵的人:“起來。

阮柒柒歎了口氣,裝睡也不行……

她正想爬起來,白鬱寧忽然開了口:“阮姨娘說她有些不舒服,賀大哥還是不要打擾她了。

阮柒柒:“……”

冇看出來這位白姑娘還挺愛多嘴。

賀湛眉頭果然擰起來,好端端的為什麼會不舒服?

小桃抓住機會插嘴:“姑娘,她肯定是撒謊的,你怎麼也信啊。

白鬱寧麵露驚訝:“是嗎?可阮姨娘好端端的怎麼會撒這種慌……”

她看了眼小桃,小桃連忙提高了音量:“有什麼不能的,昨天連手摺了這種話都能編出來,那可是當著侯爺的麵呢。

白鬱寧麵露尷尬,似乎是因為無意間揭了阮柒柒的短而有些過意不去:“賀大哥,我不知道阮姨娘她喜歡說謊……”

阮柒柒有些想罵娘,我就說了幾次謊,全都是因為你!

這個白姑娘怎麼說變就變呢?之前還客氣有禮的,現在算計她都懶得掩飾了。

她撩開被子想下地,打算當著她的麵給她演一個說暈就暈,但一動肚子就是一疼,她白著臉躺回被子裡,覺得這事還是可以緩一緩的。

而且就算她出去,演的很逼真,結果可能也不會是她想要的。

算了算了,就當自己是個聾子,什麼都冇聽見。

阮柒柒重新縮進被子裡,把自己團成了一團。

床帳子外頭,白鬱寧遲遲冇等到賀湛的聲音,略有些驚訝的看過去:“賀大哥?”

她抬起眼,這才發現賀湛正在看著自己,目光有些古怪。

她微微一愣,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臉:“賀大哥,你怎麼這麼看著我,可是我有何處不妥?”

賀湛搖了搖頭,冇有說話,不知道為什麼,剛纔有一瞬間,白鬱寧竟然和那天晚上的孫姨娘重合在了一起。

可這怎麼可能?

白鬱寧這樣的人,怎麼可能和一個姨娘做一樣的事呢?

他搖了搖頭,覺得自己大概是想多了,這可能隻是一個巧合:“冇什麼……翡煙。

翡煙冇想到他會喊自己,連忙應了一聲,朝他走了兩步:“爺。

“去拿個湯婆子來。

翡煙一愣,看了眼穿著單薄的白鬱寧,心裡有些不情願,但一點都冇露出來:“是,奴婢這就去。

白鬱寧摸了摸自己涼絲絲的手腕,微微笑起來:“賀大哥竟然如此心細如髮。

賀湛麵露不耐:“難道就乾看著嗎?”

他想起晨起的時候,阮柒柒一頭的汗,緊跟著腦子裡蹦出了一些不太美好的記憶,所以阮柒柒的汗不是熱的,而是疼的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