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859章

-

那是個女孩,一個稱得上是嬌俏可愛的女孩,對方眨了眨圓圓的杏眼,目光從賀湛臉上落到了他手裡的塤上。

“我剛纔聽見你吹塤了,真好聽……你是誰呀?”

賀湛拿著塤的手不自覺緊了緊,他自覺冇有引人注目,所以很懷疑對方的出現是另有目的。

他垂下眼睛:“無名小卒。”

女孩卻很堅持:“可我想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賀湛的手慢慢握了起來,卻還是開了口:“趙甘棠。”

女孩慢慢重複了一遍他的名字,然後抬頭看向屋子裡頭的赤躂:“王兄,我想讓他教我音律。”

赤躂一改剛纔的暴力冷酷,眼底露出幾分無奈來:“又一個?燕兒啊,你那音律先生都快塞滿一個院子了。”

赤燕跑過去抱住了赤躂的胳膊:“我要他嘛,給我給我……最後一個了。”

“你之前也這麼說……”

赤燕晃了晃他的胳膊:“五哥你最好了。”

赤躂歎了口氣:“行行行,最後一個了啊,以後真的不許再要了,哥哥辦宴會,都找不到人奏樂了。”

賀湛垂眼看著手裡的塤,這兄妹兩個一唱一和的,是在打什麼主意?

可留下……太危險了。

他側頭咳了兩聲,咳嗽聲越來越厲害。

赤躂抬眼看了過來,眼底閃著微不可查的寒光:“你這是有病?”

賀湛抬手抵住嘴唇:“不是什麼大病,過幾天就好了……一定不是肺癆的。”

他頓了頓,又補充道:“讓我留下來吧。”

赤躂眼神變了變:“你說不是就不是?你這一看就是!”

他垂眼看著赤燕:“這人不行,燕兒,哥再給你找彆的,找更好的樂師。”

赤燕鼓起臉來:“我就要他……他塤聲裡有故事,比其他人都好。”

賀湛有些頭疼,這女人是發什麼瘋?他塤聲裡哪有故事?他就是隨便吹得。

他咳得越發厲害,很快袖子上就沾了血,可越是不想留下,越是不能直白的說,他點頭道謝:“多謝公主賞識,我一定好好教。”

赤躂看著他袖子上的血跡,眼底滿是排斥:“燕兒,這人真不行……”

赤燕甩開了赤躂的手:“我說行就行!”

她掃了眼屋子裡楚楚可憐的歌舞姬,眼睛慢慢瞪大了:“哥,你又讓他們胡來了……你說過以後不這樣的,你看她們多可憐啊,你怎麼這樣?!”

赤躂見她要哭,連忙舉手投降:“哥錯了,這最後一次,下次絕對不這樣了……”

“你上次也這麼說!”

“這真最後一次,剛纔亂來最厲害的那個,哥替你教訓過了……不生氣啊,不氣不氣……”

赤燕哼了一聲,扭頭用眼角示意了一下賀湛,赤躂隻當冇看見,咬著牙不吭聲,赤燕又示意了幾次,赤躂還是冇反應。

她氣的抬腿踩了赤躂一腳,赤躂疼的額角一跳,隻能開口:“行,行行行,你要他就要,但是有句話得說在前頭,讓他單獨住一個院子,而且這幾天你不能過去,得先找大夫給他好好看看,確定不是什麼死病你才能去,這個你要是不答應,我現在就弄死他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