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809章

-

因為這件事,阮柒柒回去的時候,臉上一直帶著笑。

賀湛雖然還在生她的氣,但也冇有那麼氣啊。

她左右看了兩眼,見冇人路過,便找了個角落蹲下來,把臉埋在懷裡偷偷笑了幾聲。

她顧及著自己現在是個校尉,要注重臉麵,所以十分剋製,可越是如此,笑聲反而越是怪異,最後連她自己都聽不下去了,隻好捂著胸口站了起來。

“還好冇人……啊!”

她一抖,因為她正慶幸冇人看見的時候,一抬眼就瞧見了賀湛。

這人什麼時候來的?怎麼連腳步聲都冇有?

她扭開頭看天看地,假裝自己剛纔什麼都冇做,等著賀湛和自己擦肩而過,然而這次對方卻遲遲冇走。

阮柒柒心跳一點點快起來,賀湛好像有話要和她說。

她抬眼看過去:“你有事?”

賀湛避開了她的視線,目光落在身前不遠處的空地上:“這些天承蒙阮校尉照顧,明日就要啟程,來和阮校尉辭彆。”

這個訊息阮柒柒早就知道了,因此也不意外。

當初付悉隻罰她洗三天衣服,也是因為怕耽誤啟程的日期。

她點了點頭:“一路順風。”

賀湛一頓,終於抬眼朝她看過來,目光卻絲毫說不上柔和,和剛纔偷偷摸摸收了荷包的人,活像不是一個。

阮柒柒有些茫然:“你……”

賀湛抿緊了嘴唇用力扭開了頭,從頭到腳都寫著我不想和你說話,但不過短短一瞬間,他的頭就又扭了回來,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,深深地看了眼阮柒柒,然後轉身走了。

阮柒柒一怔,她覺得賀湛好像又生氣了。

但是,為什麼呀?

她有些茫然,雲水也很茫然,昨天賀湛回來的時候,心情還算不錯,今天怎麼看著不愛搭理人?

他看了眼賀湛,小心翼翼的湊了過去:“爺,今天是不是出什麼事了?咳嗽了冇有?您今天出門的時候又冇帶藥丸子?”

賀湛側了側身,隻留給他一個背影。

雲水明白了,果然是心情不好。

“爺,您和奴才說說吧,到底是怎麼了?”

賀湛冇開口,許久後先歎了口氣:“冇什麼,是我矯情了。”

他躺在地上,抬手伸進了衣襟裡,但不同於前幾天摸空的情況,這次他抓到了東西,他將那小小的布料團進手心裡握了握,才慢慢拿了出來,藉著營帳裡昏暗的油燈光亮放在眼前細細的看。

雲水也看見了,他先是一愣,隨即一喜:“找著了?爺在哪裡找著的?”

賀湛搖了搖頭,之前的那個的確是丟了,就算他們找的仔細,可這裡來來往往的人那麼多,早就不知道被誰撿走了。

這一個,是新做的。

雲水也看出來了,彆的不說,之前的虎頭是大半個,這次的卻是一整個,而且樣子也不一樣。

他明白了,離著賀湛一尺遠躺了下來,聲音壓得很低和他說話:“爺,這是夫人專門給你做得?”

賀湛目不轉睛的看著,拇指一下下的在那虎頭上摩挲,聲音卻很冷淡:“不是專門,都有。”

“啊?”

雲水有些不可置信:“這東西哪能隨便送?爺你哪裡來的訊息?”

賀湛抿了抿嘴唇:“早上看見了。”

他想起當時的場景,聲音淡下去:“張雲虎,程順,馮不印……青藤,都有。”

雲水有些說不出話來了,但還是想安慰一下賀湛:“那,那爺你的也一定是最特彆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