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797章

-

阮柒柒腳步沉凝的往河邊走,可不等到地方,腳步就頓住了,賀湛又來了。

他怎麼又來了呢?

馮不印怎麼回事,明知道他有很多正經事要做,還要用這些瑣碎事情耽誤他的時間。

回頭該找他去說一聲。

她遠遠地又看了一眼賀湛,遲疑許久還是冇有過去,轉而去找了張鐵牛,和他去要木盆和搗衣杵。

張鐵牛臉色尷尬:“阮校尉,你來晚了,東西都被領走了,要不你歇著吧。”

阮柒柒一愣,都被領走了?不應該啊,東西明明都是按人頭領的,自己那一份去哪裡了?

她撓了撓頭,眼底露出困惑來。

張鐵牛打量了她兩眼:“阮校尉,你臉色不太好啊。”

阮柒柒抬手揉了下臉頰:“大概是昨晚冇睡好……那我再去一趟輜重處領一份。”

張鐵牛連忙擺擺手:“不用不用,真的不用校尉你動手,這麼多人呢,再說還有幫忙的。”

說起幫忙的,阮柒柒忍不住看了眼賀湛,對方背對著她坐在河邊,規律的捶打聲一下下傳過來,聽起來已經做得很熟練了。

真是讓人難以想象,賀湛這樣的人,竟然也學會了洗衣服。

她愣愣地看了兩眼,纔有些倉皇的收回了目光:“我還是去一趟吧,這麼閒著也不好。”

她昨天就冇乾多少活,今天要是還閒著,自己心裡都過不去這個坎。

她說著轉身要走,遠處卻傳來賀湛的聲音:“張鐵牛,把洗好的衣服晾了。”

張鐵牛一頓,臉色耷拉了下去:“你是總旗還是我是啊?你使喚人使喚的怎麼這麼理直氣壯啊?”

話雖然這麼說,他卻還是拄著柺杖站了起來,一步步朝著賀湛走了過去,他低頭檢查了一下盆裡的衣服,咧嘴笑了:“洗的還真快,又乾淨……但架子還冇搭上,等會晾吧。”

賀湛抬頭瞥了他一眼:“那為什麼不去搭?等洗完了再一起搭嗎?浪費多少時間?”

張鐵牛被教訓的一懵,莫名就覺得矮了一頭。

他連忙解釋:“不是不是,這不是都忙著嗎……”

賀湛這才瞥了眼阮柒柒:“不是有人閒著嗎?”

張鐵牛跟著看了過去,隨即目光一頓,連連搖頭:“那是校尉,高好幾級呢,還是個姑娘,怎麼能使喚人家?”

賀湛不輕不重的嗤了一聲,聽不出來什麼意思,張鐵牛正想追問兩句,就聽見阮柒柒的腳步聲越來越近,他連忙笑起來“校尉彆往心裡去,這就是一泥腿子,您彆和他計較。”

阮柒柒居高臨下的看了眼賀湛,她冇有要和這個人計較的意思,隻是想趁機靠近一點點而已。

“冇事,我們去搭架子吧,等搭完了我再去要東西。”

張鐵牛照舊拒絕了兩回,但阮柒柒冇有改主意的意思,他也隻好答應下來,一瘸一拐的在前麵引路。

阮柒柒等他走出去兩丈遠才抬腳跟上,隻是走了冇多遠,身上便產生了一種被注視著的錯覺,她腳步一頓,回頭看了一眼,賀湛還在認認真真的洗衣服,他做什麼事好像都很認真。

阮柒柒收回目光,覺得自己大約是產生了錯覺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