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779章

-

阮柒柒想讓自己忙起來,卻找了一圈也冇看見哪個將軍閒著,能和她練一練,自己去操練不是不行,但會走神,這種事情她冇辦法控製。

索性她當初跟著劉太寧學了點皮毛醫術,可以去軍醫那裡幫幫忙,順便問問有冇有根治咳嗽的法子。

總這麼下去,不行啊。

她輕輕吐了口氣,抬腳往前走,但剛到地方就聽見一陣哭嚎聲,她腳步微微一頓,抬眼循聲看過去,就見雲水被兩個士兵拉著,他正在掙紮,伸長了腿還想攻擊,但看得出來,他剋製著冇有將一身本事露出來。

故而雖然看著凶悍,卻還是被壓製住了。

而那哭嚎聲,就離著雲水不遠。

她瞧了一眼,雖然對方已經鼻青臉腫,可她仍舊認出來了,她之前見過他們,就在遇見賀湛的那一天。

張雲虎說他帶了一批大昌的商戶過來,她撩開營帳進去的時候,說話的就是這兩人其中一個。

對方現在正躲在其他士兵身後,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:“仗著年輕就打人啊,在是在軍營裡你都敢動手啊,這是不把將軍們放在眼裡啊!”

雲水狠狠啐了一口:“老王八,你怎麼不說我為什麼打你?!”

“你閉嘴,打人你還有理了?再怎麼著他們也比你年紀大,現在的年輕人,這麼不知道尊老?”

說話的是程順,他雖然情急之下也愛罵人,但對長輩向來很客氣,也看不慣旁人欺負老弱。

所以雖然事情起因還冇弄明白,他卻已經對雲水有了厭惡。

雲水顯然聽出來了,氣的越發厲害:“尊老?他們兩個也配?缺德玩意,你再敢到處說我東家的壞話,我早晚弄死你們!”

這話說得皮貨老闆和茶商都是一抖,程順的臉色卻瞬間黑了。

“你很囂張啊,怎麼著,覺得自己打了兩個老人,就很厲害了是吧?看來得讓軍棍教教你做人。”

雲水臉色鐵青:“你……”

皮貨老闆聽見這話,心裡一喜,剛纔他被雲水揍得那幾拳,心裡是真的有些怕了,這小子的拳頭是真的疼,而且狠,像是真的要打死他一樣。

明明他就是說了幾句實話,那姓趙的,看著就是不長命的樣子,膽小怕事還喜歡胡說八道,他把人攆出去也是為了大家好。

可這小子,卻混不吝,根本不分是非黑白,上來就揍他。

他抬手摸了摸腫起來的眼睛,眼底閃過一道寒光,隨即哭嚎聲就大了起來:“將軍,將軍救命啊,這後生是真的想要我們的命啊,先前我們遇見薑國人,他們主仆兩人留下我們一個車隊的人當誘餌,不管彆人的死活自己就跑,事情他們都做了,還不讓我們說,我一提他就要殺人啊……”

他朝程順磕頭:“求將軍救救我們啊。”

茶商也跟著磕頭,哭的一個比一個慘。

程順連忙將人扶起來:“彆這樣,你們放心,咱們軍營裡不會縱容這樣的惡徒。”

兩人激動的直道謝,程順擺擺手,皺眉看向雲水:“你小子,既然進了這營地,就得守這營地的規矩,禁止尋釁滋事,違者二十軍棍,我按規矩辦事,你服不服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