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774章

-

昌越兩國雖然都駐紮在這裡,但因為之前越國大將軍司徒雲霸來挑釁過,還被付悉狠狠教訓了一頓,麵子裡子都丟了,就算是友邦,越國麵子上也仍舊掛不住。

所以兩邊的營地,雖然緊挨著,卻也涇渭分明,而操練這種事,大家更是有誌一同的分開了,平日裡有什麼事情,也都是下麵的將軍來往通訊,司徒雲霸再冇來過一次。

如此倒是省了不少麻煩,隻是他這個主帥天天往大昌的營地裡跑,明裡暗裡被司徒雲霸嘲諷了不少回。

他懶得和對方計較,也是擔心對方在付悉這裡栽了個大跟頭,如果再被自己擠兌,說不定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。

大局為重,大局為重。

校場出現在不遠處,青藤放輕了腳步,不遠不近的靠在欄杆上往裡看,阮柒柒穿著盔甲,正站在一群男人裡揮舞兵器,這情形他其實已經看了很多遍了,幾乎每天早上過來的時候,都是這幅畫麵,可心裡仍舊有點不適應。

他仍舊記得當初見阮柒柒的第一麵,她穿著粉色的衣裳,自雪白的梅林裡走過,他一眼看過去,隻覺得看見了一副桃落雪間的絕美風景。

於是那畫麵便印在了他腦海裡,始終揮之不去。

可現在,記憶裡那朵如桃花似的人影,卻和眼前這帶著殺氣和英氣的女人有些無法重合。

但心裡,好像還是喜歡的。

青藤有些無奈,略顯苦澀的笑了。

身後有人走過來,夾著粗重喘氣聲和細碎的抱怨,他回頭看過去,就見幾個尋常打扮的男人正抬著熱水往校場去。

他有些詫異,軍營裡怎麼會有尋常百姓?

“你們都是什麼人?”

那人穿著一身皮襖,見他問話笑的很殷勤:“回將軍的話,小人是肅州的皮貨販子。”

另一人也跟著開口:“小人是茶商。”

果然是尋常人,那這是在乾什麼?

他眉頭皺了皺,正要再問,馮不印就走了過來,他顯然剛纔也在校場,身上都是汗,衣裳也有些淩亂:“這不是在打仗嗎,不少來往的商戶都會被薑國人截殺,付悉就下了令,允許他們用煙花求救,最近每天都得帶幾個回來,又不肯走,也不能讓他們白吃飯啊,就乾點活……”

他目光掃過幾個人,麵露嫌棄:“這桶有多重?平常都是一個人拎的,你們竟然兩個人,還這麼慢,老子都渴死了。”

兩人見他凶神惡煞的,還少了隻眼睛,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和善人,頓時畏懼起來,連連點頭哈腰:“對不住將軍,這就加快速度,您見諒,見諒。”

馮不印不耐煩的揮了揮手:“快去吧。”

說著話他看了眼校場,見阮柒柒還在練,就遠遠喊了她一嗓子:“人殿下都來看你了,你還練什麼練?快過來。”

阮柒柒動作停了,可其他人的動作也停了,都齊刷刷看了過來,阮柒柒臉色有些發青,隨手一扔將長槍丟回兵器架子上,大踏步朝著他走過來:“你喊什麼?”

馮不印有些無辜:“昨天不就是這麼商量的嗎?我喊這麼大聲不是給你造勢嗎?”

阮柒柒心情沉下去:“不用了,我們說清楚了,以後都不需要用這種法子了。”

馮不印一呆:“說清楚了?怎麼說清楚的,他對你……真放棄了?”

語氣裡滿滿的都是不可置信。

阮柒柒不想和他談這個話題,再說賀湛在這裡的訊息,越少人知道越少,如果說多了,就算不提他的名字,也會讓人察覺到異樣,而青藤又素來細心。

她搖搖頭:“你不用知道。”

眼見馮不印還要追問,她連忙岔開了話題:“這是帶回來的商戶?來幫忙的?”

馮不印嘖了一聲:“他們哪有這麼自覺,我讓人去喊得,閒著也是閒著,乾點雜活,就當是抵飯錢。”

抵飯錢?如果這些人都在乾活,那賀湛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