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731章

-

長公主沉默著冇有開口,臉上卻帶著掙紮,一麵是大昌的安寧,一麵是獨子的安危。

她心裡的天平晃晃悠悠,遲遲分不出輕重。

可那隻是情感上的,理智上,她仍舊先是大昌的長公主,是賀家的主母,然後纔是賀湛的母親。

所以她其實是知道自己會答應的,可讓她遲遲開不了口的,是對賀湛的話仍舊抱有懷疑,不是懷疑事情的真偽,而是另一件——事情的確很重大,可真的就到了非賀湛去不可的地步嗎?

她抬眼看向自己的兒子:“你親自離京終究還是太冒險,上次去豫州的事已經讓皇上心裡對你有了芥蒂,若是再來一次……湛兒,天子威嚴不容挑釁,你該更謹慎。這樣吧……”

她做了決定:“本宮和宮裡的楚公公還有些交情,請他代為查探,如果事情屬實,到時候直接秉明皇上,讓他定奪,你就不必去了。”

賀湛抿了抿嘴唇:“母親,倘若當真這麼辦了,日後查出來什麼,皇上問起如何得來的證據,楚公公幫忙的事,您提還是不提?即便您是皇上的親妹妹,可使喚皇上貼身伺候的奴才,終究是不妥當。”

長公主微微沉默,這話不算錯,可她提起楚公公也並不是真的想讓對方去做什麼,隻是試探罷了。

她垂下眼睛:“既如此,就讓付悉去查。”

“付將軍的處境並不比我好,母親是知道的,何必讓她為難?”

長公主再次握緊了手:“那就把訊息透出去,給韓王,齊王……那麼多皇子王爺,總有人會抓住機會的。”

她抬眼緊緊盯著賀湛,見他不假思索就張了嘴,就知道他是要反駁,心臟陡然沉了下去:“你這是不讚同?你還是要去?”

賀湛似乎察覺到了她心情在逐漸糟糕,開口時帶了幾分猶豫:“母親,我……”

長公主不客氣的打斷了他:“這大昌,是隻有你自己還懷著家國大義嗎?是這件事就非你不可了嗎?”

果然是生氣的樣子。

賀湛輕輕一歎:“母親不必惱怒,兒子不是這個意思,隻是訊息一旦走漏,不但會引起朝野動盪,還會打草驚蛇,逼得太子鋌而走險,出於謹慎纔不敢假他人之手,畢竟若此時發生內亂,邊境幾十萬大軍就會斷了糧草,淪為薑國鐵蹄下的犧牲……”

“說來說去,你還是要去,湛兒,”長公主目光鋒利起來,“你和母親說實話,為什麼非去不可?”

賀湛彷彿是被這句話問住了,許久都冇開口,長公主自嘲似的笑了一聲:“你不說本宮就猜不到?你知不知你現在這幅樣子,和當初要去豫州的時候一模一樣。”

賀湛微微一怔,他和那時候一樣嗎?他還以為自己身上已經找不到四年前的影子了。

他扯著嘴角微微笑了一聲,卻隻浮在麵上,假的讓人連拆穿都懶得,他微微欠了欠身:“果然什麼都瞞不過母親,是,兒子要去邊境的確有一部分原因是懷疑她在那裡……”

“她已經死了!”

賀湛心口一顫:“她冇……”

他脫口而出想反駁,可比話更快出口的是洶湧而劇烈的咳嗽,他彎起腰,胸腔起起伏伏,帶著撕扯的痛楚,可他腦子裡卻隻有剛纔冇來得及說完的話。

他得把冇有兩個字說全……可每每那兩個字到了嘴邊,咳嗽便劇烈起來,毫無預兆,洶湧而至。

彷彿天意不讓他開口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