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729章

-

馬車前腳進了侯府,雨水後腳就急了起來,這氣候最近很是奇怪,明明是春雨,卻愣是有了夏雨的氣勢。

寒江撐著傘亦步亦趨的跟著賀湛,自己半邊身體都淋在了雨裡,卻也不敢將傘往自己身邊挪一下,唯恐讓賀湛沾了水汽。

等看著人進了屋子他才甩了甩傘上的雨水,輕輕鬆了口氣。

彩雀連忙遞了塊布巾給他:“快擦擦,回去換件子衣裳再來,爺這裡我先伺候著。”

寒江抬頭看了她一眼,咧著嘴笑起來:“還是你心疼我,那你在這裡替我頂著,若是得閒就熬點薑湯,爺現在的身體可不能馬虎。”

彩雀被他第一句話說的臉上發紅:“誰心疼你了,我是不想你生病,不然還得我伺候……我都曉得,不用你囑咐,快去吧。”

寒江仍舊抓著她的手,笑嘻嘻地摸了一把才走了,雖說是成了親,可寒江差事忙,彩雀又不出這院子,兩人仍舊是聚少離多,因而逮著機會寒江便總想和彩雀親近。

可這是主院,說不得賀湛什麼時候就會出來,若是看見他們這幅樣子,說不定要勾起傷心事,因而彩雀十分避諱,不許寒江在外頭放肆。

隻是就算耳提麵命了,寒江也總有忍不住的時候。

眼下他摸了就跑,彩雀也不能追著去罵他,隻好紅著臉搖了搖頭,然後悄悄探頭往屋子裡頭看了一眼,見賀湛鋪了紙張在寫東西,琢磨著這一時半刻應該用不著自己,便抬腳去了小廚房。

寒江那句話說的對,賀湛眼下的身體容不得馬虎,這薑湯還是得熬上的好。

涼京城說大也大,說小也小,想找人的時候找不到,可不想聽閒話的時候,卻總能往耳朵裡鑽。

上午陳彧當眾為難賀湛的事,下午就傳進了長公主耳朵裡。

彩雀正端了薑湯想著怎麼勸賀湛喝下去,主院的大門就被推開了,長公主撐著傘走進來。

彩雀連忙蹲了蹲身:“殿下。”

長公主垂眼看著她手裡的碗:“給湛兒的?”

彩雀連忙應了一聲,長公主便伸手接了過來:“給本宮吧。”

她教導賀湛素來嚴厲,難得有這麼柔和慈愛的時候,彩雀自然不敢拒絕,連忙鬆了手。

屋子裡很安靜,隻偶爾傳出兩聲咳嗽,長公主循聲看過去就見賀湛又坐在桌案後頭。

這場景這些年來倒是常見,許是做了太久的噩夢,賀湛這不信佛的人也開始抄寫佛經了。

長公主不想打擾,刻意將腳步放輕了些,等走近了纔看清楚賀湛這次冇再抄佛經,而是在寫摺子。

她垂眼仔細瞧了瞧,眉頭一點點皺起來:“為什麼又要稱病?因為今天陳彧的事?那半截身子入土的老東西,不過說了幾句閒話,你也能放在心上?”

賀湛早就察覺到她來了,不動就是想讓她看的,眼下既然長公主都看清楚了,他就更不必著急,故而他仍舊慢條斯理將剩下的話寫完,這才放下筆,撐著桌案站了起來,微微彎腰行禮:“母親,並非如此。”

長公主將薑湯放在桌子上:“先喝了。”

賀湛不太想喝,但也不想讓長公主為這點小事費神,所以猶豫片刻他還是忍著那股子辛辣一口灌了下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