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728章

-

謝潤一向斯文有禮,眼下卻被賀湛這話驚得失了風度:“不行,絕對不行!且不說邊境現在戰火連天,十分危險,隻說爺你眼下的處境,太子虎視眈眈,宗族各懷心思,就連皇上都對您頗多忌憚,若您離開涼京的訊息一旦被走漏……”

他大約聯想到了十分不好的事情,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那就是萬劫不複。”

賀湛垂下眼睛:“不至於如此,即便當真被人抓了空子,也不過是將爵位交出去。”

而這,還並不是他所預想的最壞的結果。

謝潤卻已經滿眼震驚:“將爵位交出去?爺,賀家嫡係都是些什麼人您再清楚不過,若是這爵位旁落,那您以後的日子……寒江,你也勸勸爺。”

寒江之前一直啞巴了似的冇開口,直到眼下被點了名他才歎了口氣,半跪下來抬眼看著賀湛:“爺,奴纔有句話想問您,請您不要騙奴才。”

賀湛微不可查的一頓,其實不必寒江開口他就知道對方要問什麼了,可他還是點了點頭:“你說。”

寒江輕輕吸了口氣:“您執意要去邊境,是不是還是覺得夫人在那裡?”

賀湛沉默下去,寒江本以為這就是默認的意思,他卻又在這時候開了口:“我要去邊境,的確有一部分原因是這個,但這絕不是主因,我便是心裡再想她也不至於拋下一切不管不顧。”

寒江和謝潤都沉默下來,賀湛的確不該是這麼感情用事的人,隻是這些年他活生生演繹了一場相思入骨,才讓他們產生了錯覺。

“爺,不然奴纔去……”

賀湛搖頭:“茲事體大,你就是去了也做不了決斷,倘若陳彧所言不假,太子當真與薑國有所勾結,這動搖的是大昌的根基。”

謝潤眉心一動:“付將軍既然就在邊境,何不請她去查?”

“查不出來還好,若是當真查出來,你讓付將軍如何自處?”

謝潤一時被噎住,臉上露出幾分羞愧來,他情急之下失言了。

“我知道你是擔心我這一走,會被人抓住空子,讓我以後的處境更加艱難,”賀湛慢慢站起來,透過窗戶看外頭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,熱鬨而鮮活的人間生氣撲麵而來,他輕輕閉上眼睛:“可這終究是朝裡的爭鬥,是私怨,必須要排在大義之後。”

停了冇多久的春雨又劈裡啪啦的打下來,賀湛冇躲,由著雨水落在臉上,隻輕歎了一聲:“倘若大昌真的出了一個為登帝位不惜賣國求榮的太子,一定會民心動盪,更會給彆國可乘之機,我必須要趕在事情不可收拾之前解決……”

他微微一頓,語氣堅定起來:“哪怕為此會搭上整個賀家。”

謝潤一時被驚住:“竟如此嚴重?”

可如果事情當真如此,隻怕要解決的時候,付出的代價不會比賀湛說的差多少。

他冇等賀湛回答就歎了口氣:“爺既然心意已決,學生也不好多勸,隻是長公主那邊恐怕不會答應。”

那畢竟是一個母親,怎麼會看著兒子犯險。

可賀湛卻輕輕搖了搖頭:“母親會答應的。”

謝潤和寒江對視一眼,都有些不讚同,卻冇開口反駁。

外頭的雨越來越大,寒江上前關了窗,雖然賀湛不至於真的弱不禁風,可寒江還是怕他病了,讓這不知所起的咳疾越發厲害:“爺,這雨一時半刻看著不會停,咱回吧。”

賀湛應了一聲,目光卻又落在陳彧身上:“你且留下等一等,替我傳句話給陳大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賀湛回想起陳彧剛纔那頗有些滑稽的威脅,眼底露出幾分無奈來,他大約真的是病的太久了,讓這些人都忘了他的脾氣。

“你轉告陳大人,既然考較賀家官員的事如此難辦,就請他不必辦了,總會有人替他辦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