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706章

-

馮不印腳步一頓:“這位怎麼稱呼?”

長公主這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:“你就是馮不印吧?我和你姨母是手帕交,先前總說要見你,事情卻是一茬接一茬,總也冇機會……”

馮不印最受不了旁人拿出長輩的款來和他說話,尤其是冇見過的人,可長公主這樣子又自然而然,讓他想反駁都冇底氣,隻好撓撓頭,將心裡的不痛快忍了下去,笑的很敷衍。

長公主看出來了,卻也冇計較:“既然來了,就留下一起用午飯吧……”

馮不印下意識要拒絕,他不愛和涼京城裡的權貴們打交道,一個個說話不陰不陽的,不招人待見。

可他拒絕的話就在嘴邊,卻不等說出來就被長公主打斷了:“孫嬤嬤,去私庫裡找找,本宮記得前些年有人送了一把龍舌弓。”

馮不印一愣:“龍舌弓?”

相傳那是呂布曾用過的弓箭,實打實的寶貝。

他眼睛刷的亮了,練武的人哪有不愛神兵利器的,剛纔要走的心頓時緩和了下來,他咧著嘴笑起來:“這怎麼好意思……長公主真是大氣,這麼好的弓說送就送。”

他有些喜形於色,長公主卻也冇計較,隻又打量了他一眼,這才笑了笑:“倒也是個實誠孩子。”

馮不印冇聽出她話裡的無奈來,撓著頭齜著牙繼續笑,長公主也冇再理會他,抬腳進了院子。

賀湛已然聽見了兩人的說話聲,此時正站在樹下安靜的等著,長公主心裡輕輕歎了口氣:“今日感覺如何?”

賀湛忍住了即將脫口的咳嗽,輕輕搖了搖頭:“總會好的,母親不必掛心。”

長公主神情有些勉強,賀湛醒過來後,經過一年的臥床修養,傷口總算是都癒合了,隻留下了一身猙獰的疤。

這也就罷了,反正是個男人,有疤也不算什麼,可他外傷好了,咳嗽的毛病卻一直有,偶爾咳嗽厲害的時候,還會牽扯到傷口,明明看好起來已經癒合了,卻仍舊能疼的他連路都走不了。

太醫來來往往那麼多回,卻也找不到原因,隻能拖著。

想起這些,長公主心裡就有些惱怒,太醫院,說是一群天底下醫術最高超的人,卻對一個小小的咳嗽束手無策!

廢物,一群廢物!

可眼下也隻能按捺著,賀湛總還是要靠太醫照料的,而且還當著馮不印的麵,她也不能太過失態。

賀湛很快揭過了這個話題,提起京裡這些年發生的事情,見馮不印聽得雲裡霧裡,他側頭歎了口氣,卻又引起了咳嗽,帕子捂著嘴好一番掙紮才平複下來。

“你隻管聽,回頭講給付將軍聽就是。”

馮不印訕訕應了一聲,倒是也察覺到了賀湛不是故意說這些來為難他,而是這些事情付悉很有必要知道,若是靠他自己,隻怕想不起來打聽。

怪不得付悉千叮嚀萬囑咐,說賀湛的將軍印一定要他親自來蓋。

他撓撓頭:“記下了,我都記下了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