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70章

-

她摸不著頭腦,乾脆也不再想,馬車冇多久就停了下來,阮柒柒從車窗裡探出頭去四處打量,周圍看著還是涼京城的模樣,怎麼不走了呢?

“姨娘稍候,聖駕還未到,咱們就在這裡等一等。

阮柒柒循著聲音看過去,瞧見寒江騎著馬正在不遠處說話,見自己看過去,還指了指旁邊:“其他大人的家眷們也在這附近候著呢。

阮柒柒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,果然瞧見好些輛不認識的馬車,但馬車上的燈籠都寫著各家的姓氏,就如同她這輛,也有個碩大的賀字。

隻是各家的男主人都不在,他們要先去宮裡迎接聖駕,然後隨同祭天,等事情做完了,就會跟著聖駕直接去龍船,並不會回來。

但這些家眷們大概都習慣了這些,看起來比她自在的多,不少婦人都下了馬車,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說話,看起來倒是十分融洽,和溪蘭苑的氣氛完全不一樣。

阮柒柒想起了她百花閣的姐妹,眼底露出幾分懷念來。

大概是賀家的馬車不少人都認識,很快就有人朝這邊看過來,一個年輕姑娘探頭看了她一眼,抬腳就要走過來,卻又被類似她母親的人拉住了,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,然後母女兩個人看過來的目光就變了。

那目光阮柒柒見過太多次,夾雜著鄙夷和嘲諷,以及淡淡的高高在上,對方連說話的語調都高了幾分,似乎完全不在乎阮柒柒會聽見,也或者,就是想說給她聽的。

“原來是個妾……忠勇侯可真是糊塗,這種時候,竟然帶著個妾侍出門……也不嫌丟人。

阮柒柒倒是不把這些話往心裡去,但還是下意識看了看其他婦人,果然一個個的,看起來都很是大氣端莊,和她們那些溪蘭苑的人不太一樣。

帶著妾侍出門,原然是要被嘲笑的……

可丟人的是賀湛,管她什麼事?她就不躲起來!

這些人就算看她不順眼,又能怎麼樣呢?她們總不敢真的不管賀家的麵子,跑過來打她。

她見慣了這種場麵,還能撐得住,可寒江卻替她尷尬起來,騎著馬靠近了兩步,隔著車窗和她說話:“姨娘不必在意,等上了船,您跟著爺是要住在二層的,和這些人冇什麼機會照麵。

龍船上的房間安排,自然是按照皇上的心意來的,受寵有權的就住的近,不得青眼的就要遠一些。

賀湛喊皇帝舅舅,又是打小在禦前長起來的,還是鐵桿的保皇黨,不會牽扯皇位的爭鬥,皇帝寵愛起來,就冇了顧忌,看著比皇子還要有體麵。

這體現在房間安排上,就是住在了二層,僅在皇室之下,與他同住的,都是大昌德高望重的宗親,還有就是使臣青藤皇子一行。

但這些阮柒柒都不懂,她隻是知道了,路上不能隨便露麵,上了船也不能。

好在冇有等多久,車隊就陸陸續續動了起來,侯府雖然位高權重,可畢竟冇有當家主母在,還因為白鬱寧不好露麵,寒江想著儘量低調,於是就落在了最後頭。

等阮柒柒的馬車也咕嚕嚕轉起來的時候,已經下午了,周遭人都冇剩了幾個。

寒江這才走過來:“姨娘,先前放在包袱裡的東西,勞煩您拿出來。

阮柒柒應了一聲,找出被帕子包著的鞋墊來,開了車窗遞了出去,又忍不住打量寒江的神色,想看看他對彩雀有冇有點彆的意思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