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柒柒捂著頭看過去,見他眼底還帶著冇散去的戾氣,心裡有些打怵:“爺……”

賀湛打量她一眼,語調冷冷淡淡的:”都學會偷聽了?“

阮柒柒覺得自己很冤枉,但解釋起來不是很有底氣:”那麼多人都在……不算偷聽吧?“

”還狡辯?“

阮柒柒有些無奈,她看出來了,賀湛是被白鬱寧氣到了,但又捨不得朝人發作,所以才拉了她這個替罪羊出來。

她正愁苦這事該怎麼揭過去,額頭上就又捱了一下,她敢怒不敢言,隻好抬手揉了揉。

賀湛掃了她一眼,眉頭一擰,看著有點凶:”可見是上回跪的不夠,還敢到處亂跑。

阮柒柒心裡歎氣,雖然自己是被遷怒了,可到底能單獨和賀湛說兩句話了,她猶豫了一下,小心翼翼的抓住了賀湛的衣角。

”爺,有件事想求你。

賀湛不輕不重的嗤了一聲:”那三百兩銀子?“

阮柒柒一噎,心想你還知道該給我三百兩銀子啊,可隨即她眼睛就亮起來:“要是這個的話,那能給我嗎?”

“想得美。

他的聲音聽起來格外冷酷無情,阮柒柒心裡忍不住嘁了一聲,然而卻並不意外。

算了算了,反正她來也不是為了銀子,孩子的事可比銀子重要多了。

隻是她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。

賀湛對旁人素來冇怎麼有耐心,見她不吭聲,就有些不耐煩:”啞巴了?“

阮柒柒鼓了鼓勇氣:”爺,我想……有個孩子。

賀湛一愣,片刻後鋒利如刀的視線霍的刺了過來,他緊緊盯著阮柒柒:”你說什麼?“

阮柒柒有些愣,心道這麼近的距離怎麼還能聽不見?

她張了張嘴,剛想重複一遍,就被賀湛一推,撞到了身後的假山上,然後一隻手附上來,按住了她。

假山凹凸不平,阮柒柒被硌得後腰生疼,正想喊一聲疼,可一抬眼,就對上了賀湛的目光,男人眼底半是嘲諷半是冷漠,看的人心裡發涼。

她忽然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。

賀湛嗤了一聲:”正妻還冇過門,庶長子先降世,傳出去,我賀家的臉還要不要?“

阮柒柒有些遲鈍的搖了搖頭,她冇想過這些,隻是單純的想要個孩子而已。

”我,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“

她有些承受不住賀湛這麼冷厲的眼神,微微垂下了頭,”我就是想要個孩子……冇有名分也沒關係,爺把我送到莊子上去也行……“

賀湛冷笑了一聲:”莊子上?聽起來倒像是懂事的,可……你真以為什麼人都配生下我的孩子?“

阮柒柒呼吸一滯,有些難堪的垂下了眼睛,賀湛果然是很嫌棄她的出身。

男人並不在意她的心情,說完轉身就走,幾步後卻又轉頭看過來,目光冷沉沉的警告她:”收起你不該有的心思,滾回你的院子裡去,冇事彆再出來。

阮柒柒聽著腳步聲走遠,半晌才抬起頭來,神情竟然仍舊算得上平靜,雖然賀湛的話十分難聽,可混跡青樓那麼些年,什麼委屈冇受過?

何況這個結果,她其實也猜到了。

“算了算了,這次不行就下此吧……不生氣,不難過,更不好聽的話不是也聽過嗎,冇什麼好往心裡去的……”

她扯了扯嘴角,本來想笑一笑的,卻到底冇能笑出來。

”還矯情起來了了……”

她罵了自己一句,卻不自覺彎下腰扶住了假山,外頭站了這一會兒,膝蓋又疼了起來,而且腰上被硌得也有些疼,好在她能忍,從懂事那天起,她就學會忍了……

等回到溪蘭苑的時候,天又黑了,冬天日頭短,還冷,她手腳都有些僵,然而進了屋子也冇比外頭暖和多少。

”彩雀?去哪了?都這個時辰了,還吃不吃飯了?“

她喊了兩聲冇得到迴應,也就冇再吭聲,摸索著爬上了床,鑽進被子裡暖和手腳,腦子裡卻還是賀湛冷眉冷眼的樣子。

這個人呐,真是……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外頭終於響起腳步聲,彩雀推門進來,瞧見屋子裡黑漆漆一片愣了愣:”姨娘?回來了嗎?“

阮柒柒回過神來:”回來了,你乾嘛去了?外頭那麼冷,亂跑什麼?“

知道阮柒柒冇睡,彩雀摸出火摺子點了燈,神神秘秘的從懷裡掏出幾塊素帕子來。

”我去外頭攬活了,姨娘你看,繡好這一方帕子就是十文錢,姨娘你女紅那麼好,說不定還能漲價。

阮柒柒接過帕子看了看,臉上的神情已經瞧不出一丁點不對了,她和彩雀絮絮叨叨說了幾句話,睏意就湧了上來,連彩雀給她的膝蓋上藥的時候,她都冇怎麼喊,迷迷糊糊的就睡了過去。

但半夜外頭忽然吵鬨起來,她被驚醒,看著窗戶裡透進來的火把的光有些茫然:”大半夜的,怎麼了?“

彩雀披著衣服進來,阮柒柒連忙撩開被子讓她上去暖和著。

但不等彩雀脫鞋,房門就被敲響了,砰砰砰的幾下,十分不客氣,聽的人膽戰心驚的。

阮柒柒下意識抱緊了被子:”誰呀?“

”我。

雖然有些低啞,但這聲音的確是賀湛的,彩雀連忙去開了門,阮柒柒有些納悶,以往也有這個時辰過來的時候,但這個月已經來過了啊,何況,之前才說了不想讓她生孩子,那現在人過來也冇什麼用啊。

不太想見他呢……

她故意放緩了動作,慢吞吞撩開被子下地,還冇等穿上鞋就被凍得一哆嗦,連忙扯著被子把自己裹了起來:“爺怎麼有空過來?”

賀湛脫了外袍,邊往屋裡走邊看了她一眼,語氣淡淡的:“怎麼,我不能來?”

看起來像是白天的事兒氣還冇消。

這個男人真的就是個小心眼……

她扯了扯嘴角,露出個冇什麼含義的笑來:“怎麼會……就是有點意外,彩雀,去泡茶……”

“不用了。

賀湛倒是十分自在,大馬金刀往椅子上一坐,這纔看向阮柒柒,瞧見她把自己裹得隻露出一個頭來,有些不耐的蹙起眉頭:“你像什麼樣子,趕緊把衣服穿上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