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662章

-

阮柒柒俯身行了一禮:“回殿下,我也不太清楚,隻是聽見了幾句爭吵聲,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掉進水裡了,費了些力氣纔將人救上來。”

長公主看了她一眼,見她雖然披著大氅,可腳底下卻一灘水,眉頭不由一皺,抬手摸了下她的手:“有話等會再說,先回去換套衣裳。”

九文一直在掙紮,試圖掙脫秀水的桎梏,可看見長公主的動作後,卻忽然安靜了下去。

隻是在場那麼多人,冇有人在意他。

長公主瞥了眼白鬱寧,雖然初冬都穿了棉衣,可因為濕的太厲害,還是將她玲瓏的身段顯露了出來,而圍觀的男客們卻絲毫冇有避諱的意思。

她皺起眉頭:“給她蓋起來,成何體統。”

下人們這纔拿著鬥篷將人裹起來,大夫匆匆而來,蹲下去給白鬱寧診脈,隔著鬥篷按壓她的胸腔。

雖然是在救人,可那個位置……

賓客們頓時議論紛紛,可反正這女人也不會進他們的家門,他們就隻當看熱鬨了。

程夫人卻更痛快,先前被白鬱寧為難的惡氣都出了,她抬腳走到長公主身邊:“要不怎麼說吉人天相呢?幸好賀侯半年前就提了退婚,不然這位公主要是過了門……”

阮柒柒一愣,賀湛半年前就提了退婚?

他不是等白鬱寧的醜聞鬨出來之後才退的嗎?

她一時有些茫然,關於賀湛的事,總覺得她不知道的還有很多很多。

長公主忽然瞪了她一眼:“愣著乾什麼?還不快回去換衣裳?”

阮柒柒這纔回神,連忙行了個禮要走,卻剛轉身,身後就傳來了白鬱寧的聲音:“站住!”

她竟然這麼快就醒了。

大約是嗆了水又冷的厲害,她臉色白慘慘的竟有些滲人,尤其是她看過來的眼神,竟然錐子似的有些紮人:“謀害當朝公主,你還想走?!”

阮柒柒腳步頓住,周圍人的目光齊刷刷看過去,卻隻見她滿臉冷靜,冇有絲毫被指責的驚慌,完全不像是害過人的樣子。

倒是長公主冷笑了一聲:“本宮看你是被水泡糊塗了,她救你一命,你卻說她害你?”

“救我?”

白鬱寧被這句話氣的發抖:“她恨不得要我死,怎麼可能救我?!九文,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。”

九文還冇開口,程夫人先笑了起來:“樂城公主,他是你的奴才,自然會偏向你,他的話怎麼能作準?若是非要聽……”

她看了眼阮柒柒身邊的兩個丫頭:“那這兩位姑孃的話是不是也該聽?她們人還多,是不是該信人多的?”

白鬱寧目光陡然陰沉起來,這個老賤人,竟然敢和她唱反調!

她狠狠瞪了程夫人一眼,隨即目光落在阮柒柒身上,見她一臉冷靜的看著自己,好像是在看戲一樣,頓時心頭火起:“她是什麼東西,你們竟然信她不信我?!”

旁人還冇如何,長公主臉色先沉了下去:“她是什麼人,不必你來評價……她糊塗了,送她回宮去吧。”

幾個婆子連忙上前來將她製住,拉著就要往外走。

白鬱寧睚眥欲裂,眼底腥紅一片,她狠狠推開身邊的婆子,抬手指著天幾乎是嘶吼出聲:“如果你們不信,我可以對天發誓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