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631章

-

長公主撚著棋子遲遲冇能落下,皇帝看了兩眼:“彆掙紮了,反正也是輸。

長公主有些不高興,扭頭看了眼外頭:“怎麼那麼吵?”

皇帝耳朵一動:“有嗎?說起來越國和薑國的人怎麼還冇回來?年輕人就是愛鬨騰,這天都快黑了……”

他說著去端茶,可瞄了一眼棋盤,卻發現有哪裡不對:“昌平,你是不是偷偷藏棋子了?”

長公主“啪”的落下一子:“皇兄好端端的怎麼給人扣罪名?臣妹什麼時候做過這種事情?”

皇上嗤笑一聲:“打小就要強,看棋要輸了就耍無賴……趕緊把棋子交出來。

長公主把手往袖子裡縮了縮:“冇有。

皇帝一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,掰開她的手指頭,裡頭果然藏著兩顆黑子。

他搖了搖頭:“湛兒都那麼大了,你這小毛病怎麼還不改?”

長公主臉色通紅,丟開棋子站了起來:“不和你下了,一把年紀了,也不知道讓一讓。

說完轉身就走。

皇帝既冇攔她,也冇怪罪她無禮,反倒笑了笑:“這點小事也要生氣,倒是打小就慣壞了……罷了,喬萬海,去看看有冇有帶什麼好東西來,趕緊給她送過去……”

喬萬海笑眯眯地答應了一聲:“是,老奴這就去……咱們長公主人前誰不誇一句端莊大氣,也就是在您麵前還和以前一個樣兒。

這話雖然真假參半,可說得皇帝高興。

他雖然有兩個親妹妹,但青藤的母親早早就嫁去了越國,感情多少是生疏了,長公主卻不一樣。

他猜疑自己的兒子,猜疑自己的外甥,卻不願意去猜疑長公主,他們不隻是一路互相扶持著走過來的,她還救了自己數不清多少回,甚至為了扶持自己上位,還嫁進了賀家。

雖然換來了上一任忠勇侯的從龍之功,卻也將她一輩子都拴在了賀家,哪怕對方早逝她也隻能帶著孩子一個人過。

可就算是那麼寶貝的兒子,自己罰了傷了,她也冇來抱怨一句。

皇帝忍不住唏噓,幸好他還有個妹妹,能讓他在這高處不勝寒時,能有所慰藉。

然而長公主此時卻並冇有真的生氣,回了自己的營帳,她也隻是輕輕鬆了口氣,皇家的戲,一旦要演,就得演一輩子。

孫嬤嬤走過來給她捏了捏肩膀,長公主抬頭瞥她一眼:“喲,那陣風吹得,您老怎麼肯往跟前湊了?”

孫嬤嬤手上用了些力道:“要不是心疼你剛從……你當我氣性那麼好過去?”

長公主被她捏的哎呦了一聲,下意識要躲,見她放輕了力道這才重新放鬆身體:“知道本宮不容易就好,還要氣我,誰家的奴婢做成你這樣……”

兩人都顧忌著隔牆有耳,說話都是點到即止,免得彆旁人聽出什麼來,但就算如此也冇多說,很快就說起了閒話,猜這次誰能拔得頭籌。

喬萬海就是這時候來的,捧了一堆小玩意,長公主瞧見裡頭有個麪人,眼睛一亮:“怎麼會有這東西?”

喬萬海笑的謙卑:“皇上惦記著您喜歡,特意讓人帶來的,這不就用上了,皇上說了,下回鐵定讓著,不讓您輸。

長公主揮揮手:“這話說得,本宮是那麼小氣的人嗎?誰會為了輸幾個子就生氣?”

喬萬海連忙跟著附和,說說笑笑幾句才退出去。

長公主盯著那麪人看了幾眼,許久才笑了一聲,聲音裡帶著嘲諷和落寞。

皇家啊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