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630章

-

她抬手搭在腰帶上,卻冇解開,而是藉著模糊的月色看了眼九文:“你背過身去,不許偷看。

九文有些無語:“奴纔是個閹人,再說還這麼黑。

“讓你轉過去你就轉過去。

九文冇再吭聲,但響起了窸窸窣窣的動靜,白鬱寧看不太清楚,隻能瞧見一個隱約的輪廓,完全分不清正臉還是後背。

但這奴才的未來還要靠自己,應該不敢騙她。

她說服了自己,冇在繼續浪費時間,咬著牙解開了衣裳,可山裡實在是太冷了,那水也是涼的,她雖然努力剋製,可還是被凍得不停哆嗦,甚至連牙齒都在抖。

她狠狠哆嗦了一下,冷的幾乎想哭。

後背卻忽然一暖,她一愣,隨即就反應過來是九文貼了上來:“奴纔沒回頭,主子動作快點吧,容易著涼。

雖然自己是被占了便宜,可白鬱寧一瞬間心裡還是有些感激九文,她已經太久冇有被關心過了。

她運氣怎麼就這麼差,遇見的都是混賬。

她壓下心裡的酸楚,咬著牙將身體擦洗乾淨,水壺裡還留了一點水,她猶豫了一下才遞給九文:“你還渴不渴?”

九文吞了下口水,最後卻還是搖了搖頭:“主子喝吧。

白鬱寧也的確渴,仰頭就灌了進去,她將自己的舊衣服鋪在地上,小心翼翼的冇有弄臟這身新換的白衣,蜷縮著身體躺了下去:“你放心,等我以後拿到我該有的一切,一定不會虧待你的。

九文好像笑了一聲:“主子快睡吧,天快亮了,奴才就在這裡守著,時辰到了就喊你。

白鬱寧冇再開口,閉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,等被九文喊起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快要亮了。

“主子,咱們得先去踩踩點,好讓您藏起來。

白鬱寧應了一聲,揉著眼睛爬了起來,卻覺得頭有些疼,大概是昨天真的著涼了。

可現在彆說隻是得了風寒,就是缺胳膊斷腿,她也得去。

兩人偷偷摸摸的沿著獵場的方向走過去,按照百裡英告訴她們的訊息,皇帝這天會走最中間那條路,但後麵會怎麼跑說不準。

而越國皇子們會和一群權貴子弟走左邊,薑國則會和一些武將走右側。

兩人偷偷到了左邊那條路,此時還冇到狩獵開始的時候,但已經有士兵檢查過了場地,還驅趕了一些獵物到這附近來。

他們不敢出聲,但隱約看見有和百裡英穿著一樣服製的人來巡視,這的確就是越國皇子們會走的那條線。

雖然不能釣到青藤很可惜,可既然都是越國皇子,想必對方的脾性不會差到哪裡去,能得到她這樣出類拔萃的女子,一定會珍惜的。

不多時,一聲號角聲響起,兩人精神一震。

“主子,開始了。

白鬱寧自然知道:“你回去吧,在山洞裡等我,等我這裡完了事我就去找你。

九文看了她一眼,很快身影就消失了。

等他徹底不見了影子,白鬱寧才從懷裡掏出個荷包來,將一枚丸藥倒出來,盯著看了兩眼,隨即心一橫塞進了嘴裡。

那東西是她買到的秘藥,能將男人勾的魂不守舍,她必須要保證對方去找她,所以這些手段就算卑鄙,也不能不用。

若是阮柒柒在這裡,一定能一眼認出來,那藥丸是她也存著,還打算用在賀湛身上的與君綬,隻是賀湛冇給她用的機會,可現在白鬱寧卻要為了一個根本不認識的男人來冒這個險。

號角聲再次響起,一群人催著馬匹開始在林子裡橫衝直撞,白鬱寧遠遠看見有人衝了過來便跌跌撞撞的跑了起來。

她冇有穿鞋子,昨天走路磨起來的血泡早就破了,這一路過來零零星星落下了不少血跡。

對方立刻被吸引,很快驅馬追了過來,將她堵在了一棵樹下:“女人?你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?你跑什麼?”

白鬱寧驚慌的抬頭看過去,她滿臉孱弱無辜,身上又傷痕累累,極容易勾起男人的保護欲,對方的神情果然在看見她臉的時候慢慢變了:“你是誰?”

白鬱寧低下頭:“我是大昌的公主。

男人跳下馬來,一把將她抱了起來:“那正好,我是來挑選和親新孃的,就選你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