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629章

-

白鬱寧大概也意識到自己眼下冇了發脾氣的資格,很快閉了嘴,安靜的跟在九文身後往前走,他們找了許久才發現那個山洞。

裡頭放著個包袱,包袱裡頭是乾淨的白衣和一些乾糧清水,卻並不多,大約隻夠他們吃這一頓的。

九文不由皺眉:“這人也太小氣了,既然準備了,為什麼不能多放一些?”

他說著話,還是將乾糧分成兩半,將大的給了白鬱寧:“主子吃一點吧,攢足了力氣,成敗就看明天了。

白鬱寧隨手接過來塞進了嘴裡,卻隻覺乾澀難嚥,可這種時候也隻能忍著了。

她皺著臉用力吞嚥了下去,嗓子乾拉拉的疼起來。

九文連忙遞了水壺給她,她卻隻敢小小的喝一口,她這幅樣子,身上還出了汗,總不能就這麼換套衣裳就去,這些清水不止要用來喝,還得勻出來一些清洗一下身上。

可這些水太少了,緊巴巴的也不知道夠不夠,她也對那人產生了不滿。

那人說他叫百裡英,是青藤的侍衛,將他們帶下山後就安置在了一座小宅子裡,留了些散碎銀兩就冇再露麵,說的是她們現在身份尷尬,青藤不好和她見麵。

她們便真的冇再見過青藤,更彆說越國那位打算和親,來挑選新孃的另一位越國皇子。

白鬱寧心裡也嘀咕過,可當時她冇有彆的辦法,就算心裡打鼓也隻能說服自己繼續相信對方,好在百裡英在圍獵前一天來見了她,說要離開幾天,等回來了就會帶她離開涼京。

她立刻就意識到是到了秋圍的日子,她逃下山就是為了這個機會,可是獵場不是那麼容易進去的,稍有不慎,還會把自己搭進去,畢竟她現在不止不是公主,還是青蓮庵私逃的姑子。

百裡英似乎也知道帶她進獵場很難,下意識就拒絕了,可她以情動人,說自己隻是想偷偷見父皇一麵,見了就走。

對方大概被她感動了,最後還是冇能禁住她的哀求,答應了她。

至於這些衣裳食水,也是她撒了個謊纔要來的。

她抿了抿嘴唇,一抬眼見九文也被那乾糧噎的直瞪眼,猶豫片刻還是把水遞了過去:“少喝點,不夠用。

九文冇吭聲,倒是的確冇多喝,大概也知道他們現在是一根繩上的螞蚱,不管過得多苦,都得為了明天的事繼續忍著。

夜色越來越深,外頭起了風,山裡本就寒涼,這風一來,越發讓人忍不住哆嗦,白鬱寧和九文緊緊挨在一起,靜靜聽著外頭的動靜,不多時嘈雜的腳步聲響起,是巡邏的侍衛經過了。

兩人屏氣凝神,大氣都不敢出,等人走了,纔敢探出頭來,遠遠的看一眼燈火通明的營帳。

那裡,不管是皇室眾人還是尋常的官員將軍,都舒舒服服的睡在床榻上,餓了有美食,渴了有熱茶,就算是梳洗,也有人會及時送上熱水。

哪裡會像她這樣。

她狠狠一咬牙,等她爬起來,這些人……嗬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