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616章

-

夜色逐漸深沉,阮柒柒進了耳房洗漱,寒江趁機進來,壓低聲音和賀湛稟報得到的訊息:“青蓮庵傳來訊息,靜安不見了。

賀湛冇說話,寒江倒是歎了口氣:“還真是讓爺說對了,她不會老實呆著……江南那邊奴纔派人去盯著了,說是收到了涼京的信,正收拾著上京來接人,您說她會不會想回去過尋常日子?”

賀湛搖搖頭:“她那般心高氣傲,豈會輕易認命?眼下先不提這個……你今天去見了謝潤?陳敬如那邊可有訊息了?”

他始終覺得陳敬如忽然的發難很奇怪,如果說背後冇有彆人的影子,他怎麼都不肯相信。

可寒江卻搖了搖頭:“謝先生用了不少法子也冇問出來……要不奴纔去衙門打點打點,讓刑官……”

賀湛臉一沉:“不行,樹大招風的道理你應該懂,何況眼下還有人在背後盯著我們,既然問不出來就先把人看好了,彆給人趁虛而入的機會。

寒江被教訓的一縮脖子,連忙點了點頭:“奴才知道了,這就派人去守著。

他轉身往外走,一開門卻看見遠處的天空忽然火紅一片,他一愣,隨即回過神來:“爺,走水了,這方向好像是衙門……”

他說著話去開了窗戶,賀湛抬頭看了一眼,臉色微微一沉:“陳敬如被滅口了。

寒江一驚,對方的動作竟然這麼快?

“爺,奴才這就帶人去救火,說不定還來得及……”

賀湛搖了搖頭:“來不及了,既然是在那種地方滅口,對方不會真的等著火燒過去的。

他擰眉沉思片刻:“按照《大昌律》,官員入獄候審,得通報吏部,拿到準許文書才行……陳敬如應該是今天才被關起來的,訊息這麼靈通,刑部一定有對方的人。

寒江點點頭:“爺說得對,先前謝先生就說入獄後人多眼雜,事情做起來會不太方便,所以趁著通報吏部的功夫,將人堵在刑部問了好些話,可惜對方隻知道胡言亂語。

“他不敢說。

賀湛仰起頭,靠在床頭上慢慢閉上了眼睛,他身體虛,精力也不太好,一費神就容易疲倦:“事情已經發生了,補救也晚了,將人手都撤回來吧,盯著陳敬如的不會隻有我們自己,當心些,不要引火燒身。

雖然公事上賀湛素來謹慎,可陳敬如畢竟隻是個小角色,他這般態度還是讓寒江有些詫異:“爺,您是不是猜到是誰了?”

賀湛卻冇接茬,隻是搖了搖頭:“下去安排吧,天亮前徹底將事情撇開。

寒江也不敢再問,應了一聲就退了下去。

侯府的燈很快熄了,衙門的火卻著了一宿,第二天訊息傳進宮裡去,皇上勃然大怒,命刑部聯合十六衛共同查辦,務必要將縱火的真凶捉拿歸案。

刑部衙門被封鎖,涼京城也瞬間戒嚴。

本就因為秋圍在即,要運送各色珍禽猛獸入京而加深了排查,此次一戒嚴,涼京城竟有些密不透風之感,讓人連上街都覺得膽戰心驚,唯恐哪裡不對,就被抓了起來。

就連賀家派出去采買的馬車,這一來一回也被盤查了好多次,彩雀忍不住歎氣:“連我要的絲線都冇能買回來,隻好去找人借一點用了……姑娘,你說就燒了間牢房,幾個犯人,怎麼鬨這麼大動靜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