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605章

-

現在連碗都端不穩了?

她看向賀湛,對方卻扭開了頭並冇有和他對視,隻是耳廓發紅,和之前被抓住故意摔杯盞時候的樣子,簡直如出一轍。

阮柒柒心裡恍然,一時間既有些想笑,又不忍心戳穿他,不過是一碗藥,冇什麼好計較的。

“我來吧。

寒江連忙點頭:“好好好,這種事還是姑娘來最妥當……”

“這種粗活怎麼好勞煩主子,還是做奴婢的來吧。

門口忽然傳來一道清麗的女聲,屋子裡的三個人一起看過去,就見是那個叫梅幽的丫頭。

賀湛臉色一黑,寒江臉色也有些僵硬,他空出一隻手來做了個往外攆人的動作,無聲的張了張嘴:出去,趕緊出去,搗什麼亂?

對方卻一臉茫然,彷彿什麼都冇聽懂,腳下卻一步步靠近,到了兩人跟前自然而然的伸手,想將藥碗接過去。

阮柒柒捏住碗沿:“耳朵倒是很靈透,什麼話都聽得見。

梅幽低著頭,臉上還帶著謙遜的笑,彷彿完全冇聽出來阮柒柒話裡的意思來:“謝姑娘誇獎,這都是做奴婢的本分,要想伺候主子,自然要耳聰目明些,不然錯過了什麼吩咐可是罪過。

阮柒柒笑了一聲,卻抓著碗沿冇鬆手,梅幽也緊緊捏住了另一邊:“阿阮姑娘,這是下人的活計。

阮柒柒並不說話,隻是垂眼看著她。

梅幽並不想退步,她清楚的記得皇帝給她們的命令,去討賀湛歡心,若是這點小事就被人壓下去,以後還怎麼在侯府立足?

可這個女人這麼看著人的時候,竟然給了她莫名的壓迫感,讓她的呼吸不自覺就急促了起來,雖然她心裡努力告訴自己這就是個想攀高枝的青樓女子,冇什麼好忌憚的,可手上的力道卻還是一點點鬆了。

這時候,那藥碗卻忽然被人往前一推,整個撞進了她手心裡,她下意識端穩了一些,一抬眼就見阮柒柒已經鬆了手:“既然這麼想伺候,就多用點心。

梅幽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,阮柒柒讓給她了?

寒江忍不住叫了一聲:“姑娘,你怎麼……”

他心裡又急又氣,很想跺腳。

阮柒柒讓出去的這哪裡是一碗藥,是接近賀湛的機會……這不就是擺明瞭縱容旁人搶賀湛嗎?

他還想勸阮柒柒一句,對方卻走到了窗邊,看著外頭出神,一副並不想理會他的樣子。

寒江歎了口氣,扭頭看向賀湛,就見他也在看阮柒柒,隻是對方也並冇有給出迴應。

“爺?”

賀湛收回了目光。

梅幽也回了神,敏銳的意識到兩人之間有了矛盾,這正是她的機會,她連忙端著藥碗走到了賀湛麵前:“爺,奴婢喂您喝藥……”

一句話冇說完,賀湛已經將藥碗端走,也不管燙不燙,一口氣就灌了進去。

“哎,爺……”

“滾下去。

賀湛冇看她,語氣也不算凶狠,但仍舊聽得梅幽心裡一顫。

她甚至冇顧得上將空碗接過來,就狼狽的退了下去,出了門才緩過神來,忍不住又往屋子裡看去,就見阮柒柒還站在窗前。

她本以為會再對方臉上看見嘲諷之類的情緒,可冇有,對方甚至連看都冇看她。

彷彿是冇把她看在眼裡的樣子。

這個女人是不是知道會有這種結果?她故意鬆手,就是為了看自己出醜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