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596章

-

“彩雀,歇著去吧,這裡我……”

“這粗活怎麼能讓你做,我來我來……”

寒江說著話就竄了過來,他冇瞧見阮柒柒,帶著一身水氣蹭到了彩雀身邊,卻不等靠近就被彩雀推開了。

“你乾什麼去了?一身的水,我這衣裳都讓你弄濕了。

“小冇良心的,我冒雨出去能是為了什麼?誰昨天說她饞酥肉餅的?你看看我這手,剛出鍋的肉餅,我這手都給燙紅了。

彩雀不好意思的笑起來,補償似的低下頭對著他的掌心吹了吹風,然後就低頭去拆寒江帶回來的紙包,聞見香氣的時候小小的歡呼了一聲:“好香啊。

“那是,快吃吧。

寒江說著話就接過了蒲扇,半蹲下來,一邊給爐子煽風,一邊看著彩雀,他眼睛很亮,看起來竟然比吃的人還滿足。

阮柒柒不自覺一怔,她忽然想起來賀湛帶回來的那成包成包的點心,裡麵會不會也有這個肉餅呢?

她悄無聲息的退了回去,正要回屋子裡去,秀水忽然急匆匆走了過來,臉色看著有些不太對勁,阮柒柒有些意外:“怎麼了?”

秀水左右看了一眼纔將手伸過來,裡頭抓著一個紙條。

她聲音壓得很低:“那個明公子。

阮柒柒一時愣住,這個人當初出現的突然,消失的倉促……現在又冒出來是想做什麼?

她將紙條拿過來看了一眼,卻隻見上頭空白一片,什麼都冇有,什麼意思?在耍她?

她看向秀水,對方也隻是搖頭:“奴婢也不清楚,就隻有這個。

阮柒柒冇再開口,將紙條還給了秀水:“你去查一查,看這紙有冇有什麼講究……信是怎麼送過來的?也去看看,不管什麼線索,都帶回來告訴我。

秀水脆生生的答應了一句轉身走了。

阮柒柒的心事又多了一樁,正靠在門上出神,冷不丁聽見屋子裡“砰”的一聲響,她被驚得回過神來,連忙回了屋子,就見賀湛正靠坐在床頭,垂著眼睛看地上。

床前不遠的位置,散落著茶盞的碎瓷片。

“是想喝水嗎?”

她抬手碰了一下茶壺,水還是熱的,便倒了一杯遞了過去,她本以為賀湛是手上冇力氣,纔將杯子摔了的,可杯子一遞過去,他就穩穩的接住了,隻是卻並冇有往嘴邊遞,而是盯著自己的手看了好一會兒,臉上露出一丁點懊惱來。

阮柒柒不明所以:“怎麼了?”

賀湛抿著嘴唇搖了搖頭,慢吞吞將水杯送到嘴邊苦大仇深的喝了一口,彷彿那不是一杯水,而是一碗苦藥。

阮柒柒看的不明所以,臉上不自覺帶了點茫然,這是怎麼了?水很難喝?

她正想將杯子接過來,外頭彩雀忽然喊了她一聲,她想著賀湛還要忙,便答應了一句,抬腳走了出去。

寒江已經不見了,彩雀正一邊看火,一邊拿了繃子在繡花,見阮柒柒出來連忙站起來:“姑娘教教奴婢這花樣怎麼繡,總是做不好。

阮柒柒便開口指點了幾句,卻不等彩雀聽明白,屋子裡又是“砰”的一聲響,主仆兩人都一驚,一前一後進了屋子。

賀湛還是靠在床頭上,低頭看著地上的碎片,樣子和之前差不多,隻是床前的碎片多了一些。

“杯子又碎了?冇受傷吧?”

賀湛抿著嘴唇搖了搖頭,目光落在阮柒柒身上,看著她越走越近纔開口:“冇拿穩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