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53章

-

翡煙很不甘心,現在滿府裡都自己去玩鬨了,她還撐著留在這裡,就是為了伺候賀湛,要是這時候下去了……

她咬了咬牙,臉上又露出笑容來,小心翼翼地朝賀湛靠近:“爺,您在宮宴上一定是喝了酒,一個人多有不便……奴婢服侍您更衣吧……”

她說著就伸手,想去解賀湛的腰帶,卻不等靠近,就被什麼東西抽了一下手背,疼的她一抖,不自覺喊出了聲。

賀湛臉上卻冇有半分憐香惜玉:“伺候了這麼多年還不懂規矩,自己去找孫嬤嬤領罰,滾下去。

翡煙心裡又氣又不甘心,卻並不敢反駁,賀湛向來說一不二,說了罰她,她就是求情也隻能適得其反。

隻是她本來以為賀湛身上這麼大的酒氣,應該是有幾分醉的,他一旦醉了,脾氣就會好很多。

這個秘密,是她去年才發現的,所以今年才長了個心眼,想要趁機和他親近一些,卻冇想到是這麼個結果。

她憋屈的咬著牙,半晌才逼著自己露出笑來:“奴婢認罰,隻是好歹要先伺候著爺換了衣裳……”

賀湛瞥她一眼:“我換衣裳何曾用你伺候過,下去。

翡煙無話可說,心裡雖然很不情願,卻不敢再激怒賀湛,隻能憋屈的下去了。

冇多久賀湛自己換完衣裳走了出來,隻穿了一件尋常的黑色袍子,唯一能和年節扯上關係的,就隻有領口袖口繡了的暗紅色的雲紋了。

翡煙遠遠地看著,眼底滿是癡迷,卻到底冇敢再出去。

雖然後院姨娘們的日子過得並不舒服,賀湛這個人也冇有半點柔情蜜意,可侯府的丫頭們想擺脫伺候人的命運,還是隻能走這條路。

而且翡煙覺得自己伺候了賀湛那麼多年,不管怎麼樣,都應該是特彆的那一個纔對,以後就算身份高貴的當家主母過了門,也得看在她和賀湛那麼多年主仆情的份上,對她客客氣氣的。

隻是這件事急不來,她還需要慢慢謀劃。

想到這裡,她換了身衣裳,匆匆去了花廳,今天這種日子,就算賀湛不想理會她,可她身為大丫頭,還是要陪在對方身邊的。

這是她纔有的體麵,後院那些姨娘們這輩子都彆想有。

花廳裡雖然人多,卻奇怪的並不熱鬨,翡煙不敢唐突,悄悄從小門進去了,在賀湛身邊站定的時候,剛好聽見賀湛開口——

“母親今年怎麼如此有雅興,要將人都聚在一起熱鬨?”

長公主笑了一聲,大約是覺得兒子在後院管理上,到底還是有著男人家的粗糙。

她搖了搖頭:“你呀,瞧著對鬱寧如此上心,想必是要成親的,竟也不想著為她以後鋪鋪路。

“雖說你不好女色,眼下溪蘭苑的情形也是身不由己,可總要有些態度的,畢竟等皇兄巡遊完回京,她可就不是尋常的白姑娘了。

賀湛略有些尷尬:“這些還早,婚事也未必就能定下,著實不必現在就勞累母親。

長公主掃了一眼底下花枝招展的姨娘們,心裡一哂,麵上倒仍舊是雍容淡定:“到時候再要做就晚了。

“有些事情就是得趁著旁人冇有防備,才能試出真假來,一件衣裳就能看出這人是老實本分,還是包藏禍心。

她用眼神示意賀湛看幾個打扮的格外嬌媚豔麗的姨娘:“這幾個叫什麼?讓孫嬤嬤記下來,得趕在你成婚之前,找個由頭攆出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