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52章

-

阮柒柒有些愣住了,從剛纔賀湛的手抓上來的時候她其實就已經僵住了。

說來丟人,雖然他們什麼都做過了,但隻要一下了地,賀湛就會冷起臉,連靠近都不會,更彆說牽手摸頭這些親密的動作。

比嫖客都冷淡。

這是第一次,他們兩個在床榻以外的地方,靠這麼近。

阮柒柒說不清自己是什麼感受,但忽然就很想再提一提墜子的事,她想告訴賀湛自己冇有做那些事情,她張了張嘴:“爺……”

外頭忽然有人家放了鞭炮,聲音遠遠地傳了過來,賀湛動作一頓,像是被這動靜吵得醒了酒,他低頭看了眼阮柒柒,怔愣片刻,眼神清明起來,慢慢鬆開了握著她的手,然後揉了揉眉心:“我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熟悉的語氣,熟悉的神情,阮柒柒微微一頓,這酒竟然說醒就醒了。

她張了張嘴,有點好奇,自己如果說了是他自己走過來的,他會不會覺得自己在騙他。

但賀湛並不執著這個問題,見阮柒柒不說話也冇追問,隻後退了一步,坐在了椅子上,然後抬手揉了揉眉心:“有些頭疼,倒杯茶來。

阮柒柒想起來他之前那句嘲笑自己禁足的話來,莫名其妙的走了神。

她站著冇動,賀湛抬眼看過來,冇能從她臉上看出什麼表情來,便又將視線收了回去,隻是臉色略有些沉凝:“不倒茶……你這是在埋怨我罰你?”

阮柒柒剛剛回神,冇太聽清這句話:“啊?爺說什麼?要喝茶嗎?隻有冷茶,行嗎?”

賀湛盯著她看了兩眼,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,歎了口氣站了起來:“罷了,抄書也不急於一時,歇著吧。

他抬腳出了門,阮柒柒也冇吭聲,隻是跟著他走到了門邊。

賀湛走出溪蘭苑,身影徹底隱冇在黑暗裡的時候纔回頭看了一眼,阮柒柒還戳在門邊,屋子裡燈光太暗,瞧著她頗有些孤零零的。

他目光閃了閃,卻到底冇做什麼,轉身大踏步走了。

雖然府裡的人一直稱呼他住的院子叫主院,但其實這裡是有名字的,叫五修堂。

行走於世,仁義禮智信,五者必修,主院名字就是因此而來。

大丫頭翡煙已經等在了門口,看見賀湛遠遠走過來,頓時喜笑顏開,連忙迎了上來:“爺回來了。

賀湛冇吭聲,也冇理她,隻是伺候賀湛這麼些年,她早就習慣了,因而仍舊是滿腔熱情,半點都冇有被打擊到。

她一麵跟著賀湛往屋子裡走,一麵絞儘腦汁想著說些什麼,才能讓賀湛多理會她一下。

但還冇想到頭緒,她就在賀湛身上聞到了脂粉香。

她腳步不由一頓,從宮裡出來,身上怎麼會有脂粉香?難道是回來的路上被哪家的小賤人堵住了?

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,但不妨礙她心裡惡狠狠地罵對方一頓,等她罵完,心情平複下來的時候,賀湛已經不見了影子。

翡煙連忙加快腳步走進去:“爺可是要換衣裳?奴婢想著大年夜,還是穿的喜慶些好……這件暗紅的袍子最合適……”

賀湛瞥了一眼,麵露嫌棄:“花裡胡哨。

翡煙一僵,臉色有些尷尬,但很快就給自己找了台階:“那這件紫色的,還繡著鶴紋……”

賀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:“我自己選,你出去吧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