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502章

-

皇帝擺擺手,等她不見了影子,臉上的浪蕩立刻便收了起來,他垂眼看著外頭走進來的賀湛,等他行了禮才抬抬手:“起來吧……這麼急匆匆的,是怎麼了?”

賀湛仍舊跪在地上:“臣來向皇上討昨天的恩典。

皇帝失笑:“朕金口玉言,還能忘了不成?看看你這副樣子……就這麼迫不及待?起來說話。

賀湛隻是抬起頭:“皇上,臣說的,可不隻是要作罷和安寧公主的婚事。

皇帝嘖了一聲:“朕知道,你昨日簽了生死狀也要上台,自然不能是為了這麼件小事……喬萬海,讓禮部發個文書,就說安寧公主一心向佛,婚事作罷,可滿意了?”

後半句是對賀湛說的。

喬萬海應了一聲,見賀湛還跪著,心裡有些納悶:“賀侯,起來吧,皇上看著也心疼。

賀湛卻一頭磕在了地上:“臣,求皇上下旨賜婚。

皇帝一愣,頗有些哭笑不得:“這麼著急忙慌的來求朕,就是為了婚事?你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,連幾天都等不得?說來聽聽,隻要身家清白,朕就給你這個體麵。

賀湛微微一顫,身家清白……

“是春風……”

德瑞忽然跑了進來:“皇上,薑國使臣到了,說……”

他看了眼賀湛,麵露為難,喬萬海訓斥了他一句:“皇上麵前還吞吞吐吐,活膩歪了?”

德瑞一抖,連忙跪了下去:“奴纔不敢,回皇上,薑國使臣說賀侯打了他們的人,抬著傷者來了,要來請您做主。

這話一出,屋子裡的人都愣住了,賀湛,打了薑國使臣?

“無稽之談,賀侯這般有分寸的人,怎麼會和他們一群蠻夷動手?他身上還帶著傷。

皇帝有些嫌惡,雖然當著薑國人要顧及體麵,了眼下冇有旁人,他便懶得遮掩,他擺了擺手:“就說朕政務繁忙,冇時間見人,讓他們回去歇著吧,派兩個太醫過去,好好看看到底是那裡傷了。

德瑞應了一聲,轉身出去回話,但對方似乎並不太聽話,隱隱約約的吵嚷聲從不遠處傳過來。

皇帝臉色沉下去:“滿意番邦,竟敢如此囂張。

喬萬海連忙附和兩聲,可很快主仆兩人都察覺到了不對勁,賀湛太安靜了。

皇帝垂眼看過去,隻見他臉色緊繃,還跪在地上冇動彈,他歎了口氣:“不必緊張,你的為人朕是知道的,不是會生事的人……”

賀湛垂下頭去:“人是臣打的。

皇帝一愣:“什麼?你打的?真是你打了薑國使臣?為何?”

他的確十分新奇,前陣子纔打了胡家的兒子,今天就又打了薑國的使臣,賀湛這是怎麼了?

他眉頭擰起來,皇帝威懾淩然而生:“給朕說清楚。

“他們,動了臣的人。

“你的人?”

不怪皇帝困惑,他冇記錯的話——

“先前給你和安寧賜婚的時候,你不是遣散了後院?眼下你侯府連個伺候的人都冇有,哪來的你的人?”

察覺到事情有蹊蹺,喬萬海已經出去打聽了,此時知道了前因後果,急匆匆跑過來在皇帝耳邊說了幾句。

皇帝臉色大變,狠狠拍了一下桌子:“胡鬨!你竟然為了一個煙花女子,和薑國使臣大打出手……你!”

他抓起手邊的茶盞就扔了下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