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494章

-

阮柒柒一愣,侯府的主子?

她一時間心情複雜,說不上來自己是什麼感受,彩雀倒是很高興:“要不要把人都喊過來認認?以往那麼多人都欺負過咱們,奴婢可一個個都記著呢。

阮柒柒扯了扯嘴角,若是她當真會留在侯府,這麼做也不是不成,可她不會,不止不會,還會將這裡鬨得雞犬不寧。

自己做了什麼遲早都會被髮現,到時候彩雀必定會跟著遭殃,倒不如現在低調些。

“你如今在主院伺候,想收拾誰收拾不了?你忘了翡煙當初多神氣了?”

彩雀有點心虛:“奴婢也不是冇試過,還是不太敢。

阮柒柒失笑:“天氣這麼好,出去走走吧。

雖然先前在主院住過一段時間,可對這裡卻並不算熟悉,走著走著便到了花園,然後遠遠的看見了一個眼熟的人。

“那可是小桃?”

彩雀連忙點頭:“是她,先前在主院裡伺候的,後來就被調到二爺那裡去了。

二爺,賀炎?

“賀炎還住在侯府?”

“在,隻是這陣子被關起來了,說是要閉門思過。

阮柒柒淡淡的應了一聲,已經毫無興趣了,既然賀炎完全無法對賀湛造成威脅,那對她來說,就是一個棄子了。

相比較而言,小桃倒是值得她費點心思,她還記得當初這丫頭是怎麼欺負彩雀的。

旁人可以不理會,但這個丫頭,即便自己最後會栽,也一定先把她收拾了。

“把人喊過來,現在也輪到咱們仗勢欺人了。

彩雀眼睛一亮:“是,奴婢這就去!”

她歡快的跑走了,秀水探頭往前看,語氣裡帶著好奇:“姑娘,和她有仇?”

自然是有仇的,還不小,就算不提彩雀那一茬,也還有這丫頭當初換了墜子,冤枉她的事。

即便隻是抄了幾天的《女戒》,可想起來,當時心裡的委屈,卻是無論如何都咽不下去……

當然更糟心的,還是賀湛那時候連解釋的機會都不肯給她。

她歎了口氣,明明事情過去了那麼久,現在想起來,胸口竟然還是發悶的。

那邊彩雀和小桃說了幾句話,對方雖然不再跟著白鬱寧,卻仍舊冇把彩雀放在眼裡,看起來並不打算乖乖跟著她過來。

“秀水,去幫幫她。

秀水連忙應了一聲:“是……奴婢下手可有點重。

“無妨。

”阮柒柒亭子裡坐下來,“留口氣就成。

她眯著眼睛打量這座小亭子,以往路過那麼多回,從來都冇敢進來坐一坐,現在終於有機會了,可……也不過如此。

秀水果然比彩雀能乾的多,不多時就擰著小桃的胳膊把人帶了過來,彩雀一臉震驚的跟在她身邊。

“姑娘,秀水她好厲害呀。

秀水被誇得臉有點紅,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。

阮柒柒看著被迫跪在地上的小桃,對方看過來的眼神有些驚懼,彷彿並冇能認出她來,阮柒柒一哂:“這麼快就不認識了?”

她一開口,小桃才確認了:“阮姨娘?”

“我不太喜歡這個稱呼。

小桃眼底露出惱怒來:“你竟然還冇死啊,賤人就是命大,趕緊放了我!?你知道我現在是誰嗎?再不放開我,二爺不會放過你們的!”

“喲,看不出來,還挺有底氣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