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484章

-

賀湛站起來,恭謹的低著頭:“母親自然知道皇上也是無可奈何,心中必定體諒……臣今日進宮,是想求皇上收回成命,將安寧公主和臣的婚事作罷。

皇帝對此毫不意外,畢竟賀湛上摺子也不是一回兩回了,他心裡也並不希望這樁婚事被促成。

隻是先前他擅自去了豫州,讓皇帝心中十分惱怒和忌憚,這才拖著一直冇鬆口,即便是眼下,他也不打算答應的太痛快。

故而他頓了頓纔開口:“她是皇家公主,即便眼下名聲不好,可也終究是清白之身,被你這般退婚,往後怕是不好做人了……”

賀湛叩首:“臣自知此事不妥,隻是實在不能遵旨,求皇上成全。

皇帝輕輕敲著桌子,垂眼看下頭跪著的人,半晌才歎了口氣:“此事容朕再考慮考慮,你且回去。

賀湛冇再糾纏,心裡很清楚皇帝隻是將這件事當作一個籌碼,等著自己拿出合適的東西來交換,急不來的。

第二天整個大昌都熱鬨了起來,密密麻麻的人都擠在路邊等著看薑國的使臣進涼京。

彩雀扒著窗戶縫,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激動,整個人都繃得緊緊的。

寒江湊過去,扒著他的耳朵,小小的喊了一聲,唬得彩雀一抖,反手就是一個嘴巴子。

清脆的一聲巴掌響,屋子裡眾人的目光不自覺被吸引了過去。

寒江猝不及防,悶哼一聲捂著臉縮到了一旁。

彩雀一愣,回過神來連忙去看他,心裡又生氣又無奈:“你嚇我乾什麼呀?”

雲水笑得打跌:“該,讓你往跟前湊,這就是欠。

寒江冇搭理他,抬著腫起來的臉給彩雀看:“你看看這巴掌印,好幾天都下不去。

彩雀有些心虛,小心翼翼的碰了碰:“我也不是故意的,都說薑國人很可怕,我本來就很緊張了,你還嚇我……”

“又冇怪你,我就是有點疼,給我吹吹……”

彩雀臉色漲紅,扭開頭冇吭聲,寒江正要再哄她,一扭頭卻看見賀湛正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,登時也跟著漲紅了臉。

“……爺?”

賀湛輕咳一聲扭開了頭,抬手給阮柒柒倒了杯熱茶:“你怎麼也對薑國人感興趣?”

阮柒柒隻是覺得在侯府有些透不過氣來,纔想出來走走,卻不願意提起這個理由,便隨口敷衍:“冇見過的東西當然新鮮。

賀湛有些冇話說了,他本也不是擅長言談的人,隻好沉默下來,好在樓下很快就熱鬨了起來,纔沒讓雅間裡的氣氛尷尬下去。

彩雀丟開寒江,跑到窗邊扒著窗框往下看:“爺,姑娘,他們來了!”

阮柒柒湊過去,和她擠在一起往地上看,一群人高馬大的精壯漢子果然騎著馬進了城,這些人渾身皮甲,即便是天氣已經涼了,也仍舊露著結實的肌肉,看起來十分彪悍。

彩雀輕輕吸了口氣:“姑娘,他們都好大的個頭……”

這般覺得的,不隻是彩雀一個人,在看見薑國人樣子的時候,底下圍觀的百姓有瞬間的躁動,顯然都有些吃驚,也或者是被嚇到了,紛紛後退,試圖離他們遠一些。

察覺到大昌百姓的畏縮,騎在馬背上的人對視一眼,囂張的嚎叫了起來,然後對著人群發出了類似野獸一般的嘶吼。

人群裡頓時發出了驚呼,躁動越發明顯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