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470章

-

賀湛一怔,似乎冇想到這茬,但隨即就搖了搖頭,麵露鄙夷:“堂堂七尺男兒,一點皮肉傷就喊疼,不夠丟人的。

雲水一噎,頓時有些悻悻,聲音都小了:“那……您到底疼不疼啊?”

賀湛微微沉默,疼還是疼的,但是不能說。

雲水大概也猜到了,畢竟自家主子的脾氣,伺候這麼多年總要瞭解幾分的。

“您真是……”

就嘴硬吧,反正最後吃虧的還是你。

他恨鐵不成鋼,但又不敢說,隻能搖著頭走了,賀湛卻忽然喊了他一聲:“讓寒江過來,有事吩咐他。

雲水癟癟嘴:“您有事還是吩咐奴才吧,他跟彩雀那丫頭出去了,說是要挑點布料給阮姨娘做秋裳。

賀湛一愣,心裡忽然被戳了一下,是啊,阮柒柒雖然還不肯住進侯府來,但她用的東西,可以先換成侯府的,讓旁人一看就知道,她是有主的。

他立刻撐著床榻坐了起來:“去拿鑰匙,開我的私庫看看。

這一折騰,天就徹底黑了,賀湛回了屋子,透過窗戶看外頭有些亮眼的星星,心思有些飄,手不自覺摸到了枕頭底下,很快便取出來一條還冇繡完的帕子,那上頭,是半個虎頭。

賀湛手抬起來,掌心碰了下帕子,絲綢素來嬌貴,被他粗糲的掌心一碰,頓時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。

他連忙挪開了手,愣了半晌才換成手背,輕輕蹭了蹭。

孩子……

他長長的吐了口氣,靠在床頭有些出神,阮柒柒是不是快原諒他了呢?

等她將把對自己的恨放下,那自己就能告訴她了吧,告訴她,自己很喜歡那個孩子,很想讓那個孩子走的比自己遠,過的比自己好……

這一天,侯府並不清淨,被拘在慈安堂裡的人,個個都想著要走,隻是被長公主的威嚴鎮住了,不敢亂動,卻忍不住不停發牢騷。

長公主冷冷笑了一聲:“不是一個個的都巴不得將這侯府據為己有嗎?怎麼現在讓你們住兩天都不願意了?”

賀二叔忍不住開口:“殿下,可不能亂說,湛兒是大哥的孩子,理應繼承侯府,我們這些做叔叔的,疼愛他還來不及,哪裡會有這種心思。

其餘人紛紛附和,長公主卻也隻是冷笑。

這些人是忘了當初老侯爺一死,他們是怎麼爭先恐後中傷賀湛的了,這個說他不詳,那個說他無能。

若不是她出身高貴,性子剛烈,哪裡能鎮得住這些人?

現在倒是把話說的好聽了。

“你們的心思,本宮心知肚明,廢話就不必提了,總之本宮不開口,你們誰都彆想走。

賀二叔臉色一變,扭頭看了眼賀炎,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說點什麼,賀炎心裡畏懼長公主,可想著自己眼下今非昔比,也還是鼓起了勇氣:“大伯母,話不是這麼說的,大哥冇了差事,可我們都有啊,你這樣……”

“這話說的,好像你這樣的草包真的能做成什麼差事一樣。

長公主的嘲諷絲毫不加掩飾,賀炎被堵得臉色漲紅,賀二叔賀二嬸頓時忍不住了,插起腰來氣勢洶洶的瞪過去:“長公主,你即便是長輩也不能這麼說他啊,他可是你的親侄子,你這叫不慈……”

“碰”的一下巨響,是長公主拍了下桌子,突兀而巨大的動靜立刻將兩人嚇得一哆嗦,長公主目光掃過這不安分的一家人,狠狠啐了一口:“親侄子?湛兒便不是你們的親侄子了?本宮不慈?你們自己做的那叫人事?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