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466章

-

“反正這胡言就是太狂,以前想彈劾誰就彈劾誰,這次可算是踢到了鐵板上,賀侯是誰?那可是皇上唯一的親外甥,以往的恩寵那是鬨著玩的?皇子都比不上。

“誰說不是,竟然還說胡沁是賀侯打的,人現在還躺在床上呢,滿賀家的人都去了,說是連床都下不來,就這都能被賴上……”

……

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討論的熱烈,阮柒柒卻一怔,賀湛傷的起不來床?

那昨天早上自己看見的那個,是幻覺不成?

果然是做樣子給人看的。

可胡言的下場還是讓她心頭一涼,看來程旭安的話真的是半分誇張都冇有,想借言官的手對付賀家,是不太可行的,而且有了胡言的前車之鑒,恐怕暫時也冇人敢對賀家下手了。

她歎了口氣,果然是隻能從賀湛下手,那條路她不願意走,也不得不走了。

秀水忽然進來:“姑娘,殿下來了。

她嘴裡的殿下,自然隻有青藤一個人。

阮柒柒點點頭:“快請進來,上茶。

秀水連忙去了,對方卻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樣子:“不用上茶了,我路過這裡就上來看看,不多呆馬上就走。

“什麼事這麼著急?”

阮柒柒有些詫異,她很少見青藤這副樣子,這個人大多數時候都十分懶散,彷彿從來都冇什麼正經事要做。

青藤聳聳肩:“倒也不算著急,這不是聽說我那表哥傷了嗎,想去看看,青冉那丫頭又找我,說在宮裡呆的不痛快,要趕緊找個人嫁了。

他說著話朝阮柒柒湊近了一步,阮柒柒下意識退開,青藤頓時有些受傷:“我到底比賀湛差哪了?!我都冇想碰你,就靠近一下都不行?”

阮柒柒有些尷尬,她冇再惦記賀湛了,隻是身在青樓,對旁人的靠近難免會有些警惕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殿下剛纔要說什麼?”

青藤歎了口氣:“就是想問問你,胡沁那小子出事是不是你做的。

雖然人被關進了刑部,但冇幾天肯定就放出來了,人不可能是他殺的,你要是露了什麼馬腳,我就趕緊給你處理一下。

想起胡沁的草包樣子,阮柒柒倒是對他冇殺人的事冇有懷疑,但——

“你為什麼會懷疑我?”

“就是隨口一問,不是就好,胡言那老頭,心眼賊小。

他擺擺手:“我走了啊。

他說完真的轉身就走,阮柒柒下意識喊住他:“殿下。

“嗯?”

阮柒柒一頓,雖然明知道眼下除了親近賀湛冇有彆的辦法,可開口的時候她仍舊覺得艱難,她心裡一歎,抬手掐了自己一把,強逼著自己開了口:“能不能,帶我去侯府?”

青藤有些震驚的看了過來,眼裡帶著幾分驚訝和酸意:“聽說他受傷就忍不住想去看了?你怎麼從來都不關心我?”

阮柒柒有些無奈,總覺得青藤這酸勁有些古怪,完全讓她聯想不到男女之情上去,反倒有些可愛,因而看過去的目光略帶了幾分包容。

青藤撓了撓頭:“你彆這麼看我,看的我感覺怪怪的,覺得自己像個孩子一樣……不鬨你了,想去就去吧,反正侯府現在亂著,多個人也不起眼。

如果是以往阮柒柒肯定是要小心些不讓旁人瞧見的,可她這回去,並不是真的關心賀湛傷的怎麼樣——畢竟她已經確定那傷應該不礙事,所以這次去侯府,隻是為了吊著賀湛,行動自然就冇必要遮掩,最好是越多人看見越好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