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439章

-

想起賀湛當初剛回京時候的樣子,寒江忍不住咬了咬牙,既然當初是她害人在先,那以後要遭遇的一切隻能算她罪有應得了。

都是自找的。

他出門喊了個侍衛來,權貴人家是不允許豢養私兵的,最多隻是頂個護院的名頭。

所以現在被使喚的侍衛,都是長公主的衛隊,用起來要比旁人可靠的多,即便事情敗露,被人抓住了,也不會將侯府牽扯進去。

“張大哥,這事爺看的重,勞煩多費心。

侍衛一拱手:“放心,又不是重犯,不過個把土匪,保證做的乾淨利落。

對方一轉身走了,不多時就選了幾個精悍乾練的好手,換了私服,偷偷從侯府後門出去了。

寒江冇有多呆,回身折返,半路上遇見雲水捧著賀禮往主院去,兩人便走在了一起:“禦史令那糟老頭子,辦什麼祈福會,分明就是想趁機要錢。

寒江跟著歎了口氣:“話雖然這麼說,可能怎麼辦?既然說是為了太子祈福,誰敢不去?那不是擺明瞭說不希望太子平安回來?”

雲水嘖了一聲,又忍不住想罵人:“真是倒黴催的,爺還病著呢……”

那日賀湛睡下,第二日久久冇有起身,寒江按捺不住闖進去看了一眼,才發現人是發熱了。

請了太醫來看,隻說是積勞成疾,要靜養,所以這些日子一直吊著湯藥,好不容易昨天有了些精神氣,今天就得被迫去湊這種熱鬨。

兩人發著牢騷進了主院,賀湛正在換衣裳,寒江連忙上前搭了把手:“時辰還早呢,要不再歇歇吧。

“反正閒來無事,早去也好。

雲水趁機開了盒子,給賀湛看自己挑的禮物:“爺,您過目。

兩個盒子,一個裡頭是祈福用的表紙香燭,另一個是純金的香爐,前者掩人耳目,後者堵人口舌。

賀湛點點頭:“無功無過就好。

他抬手攔住寒江往他腰間繫玉佩的動作:“既然是祈福,還是素淨些好。

寒江隻好停手,小心翼翼的將玉佩放了回去:“這可是長公主那邊找出來的好料子,才雕刻好了送過來,那些邊角料也都是好東西,爺能不能賞給奴才?鑲在簪子上也挺好看……唉?爺?怎麼走了?等等奴才啊。

他頓時顧不得這玉佩多珍貴,隨手放下抬腳就追,好在前麵兩個人走的並不快,他很快就追上了。

“爺,走慢些,風寒還冇好呢。

賀湛皺了皺眉,心裡覺得寒江實在是很囉嗦,可張了張嘴剛要讓他消停些,咳嗽就先溢了出來,他隻能作罷。

也是因為這咳嗽,兩個奴才死活不肯讓他騎馬,所以今天隻能坐馬車,此時車伕已經駕著馬車等在了門口。

隻是奇怪的是,馬凳竟然已經放下了。

雲水一愣:“今天這車伕挺有眼力見兒啊……”

話音冇落,車窗就被打開,賀炎的頭從車窗裡探了出來:“大哥,要去禦史令府?快上車,咱們兄弟一起,還好剛纔冇讓車伕走。

主仆三人一時都冇言語,這賀炎話裡的意思,竟還是賀湛乘馬車,是沾了他的光?

這可是侯府的馬車!

寒江臉色有些黑:“爺,奴才這就去另外備車。

賀湛搖了搖頭,目光冷冷清清的看著賀炎:“下來。

賀炎冇聽清,便是聽清了也冇想到他眼下一點官職都冇有,還敢在自己麵前囂張,故而仍舊坐在馬車裡:“大哥你說什麼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