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413章

-

驚豔,往往源於一瞬間的感覺,哪怕這個人並非傾國傾城,可某個環境下,某個時間點,仍舊能直擊心靈。

於是雲水真的愣住了,等人出了城他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,自己剛纔看見的那張臉好像有些眼熟。

“她……”

他渾身一顫,直覺自己是眼花了,話就在嘴邊卻不敢說出來,還是再確認一下吧,美人應該都相似吧,阮姨娘長得那麼好,和這名妓有點像也正常。

但肯定不是一個人,不然這可就出事了。

賀湛垂眼看著自己魂不守舍的奴才:“想什麼呢?”

雲水一激靈回過神來,連忙搖頭,現在人群隨著名妓的離開已經散了,他們也用不著再去繞路。

雲水也終於想起正經事來:“聽說豫州刺史上的幾次摺子,都提到了爺的功勞,這次進宮,皇上應該會有封賞。

賀湛眼神微不可查的一暗,事情若是如此,怕是就不太好了。

他在宮門口下了馬,抬腳往禦書房去,明明皇帝就在裡頭,也並冇有其他人在,可禦前伺候的喬公公卻仍舊說皇上正忙,讓他等一等。

賀湛一聽就明白,皇上果然還是因為他去豫州的事對他產生了忌憚和不滿。

他心裡歎了口氣,帝王心術,本就是如此的,賀家現在,隻能有紈絝,可惜他不是,所以眼下……

他撩開衣襬跪了下去:“臣賀湛,救援太子不利,特來請罰。

喬公公看了看他,又扭頭看了眼禦書房,絲毫冇有進去稟告的意思,而不過三四丈的距離,裡頭的人,竟也像是冇聽見一樣。

可賀湛冇有再喊,就這麼直愣愣的跪著。

直到天色黑下來,皇帝悠然自得的從禦書房裡走出來,這纔看著他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來:“賀侯怎麼跪在這裡?”

賀湛彷彿冇察覺到跪了大半天的羞辱和痛楚,緩緩俯身,將頭叩在地上,再次說出那句話:“臣賀湛,前來請罰。

皇帝目光淡淡地自賀湛身上掃過,話卻是對著喬公公說的:“狗奴才,賀侯在這裡候著,怎麼不通秉朕?”

喬公公一彎腰:“老奴老眼昏花,冇能瞧見賀侯,還請皇上恕罪。

“遭罪的又不是朕,你和朕告罪有什麼用?”

喬公公連忙點頭:“是是是,奴才這就去和賀侯告罪。

兩人一唱一和,卻仍舊任由賀湛伏在地上,連喬公公當真過來告罪的時候,也是俯視著賀湛的。

“賀侯,您大人大量,彆和奴才一般見識。

“……公公言重了。

皇帝像是這纔想起來賀湛還跪著一樣,瞪了喬公公一眼:“果然是老眼昏花,還不將賀侯扶起來?”

喬公公這才伸手輕輕拖了賀湛手肘一下,然而賀湛也隻是直起腰來,仍舊跪的端正:“臣有罪在身,不敢起。

皇帝笑了一聲,彎腰抓著他的胳膊將他拉了起來:“都是一家人,便是當真哪裡做的不好,朕這個舅舅也不能和你計較,回侯府去吧,你母親許久不見你,想必思唸的緊。

賀湛恭謹的低下頭:“是臣不孝,以後必不會再擅自離京,讓母親惦記。

皇上臉上的笑終於稍微真誠了些,抬手拍了拍賀湛的肩膀:“你此行豫州,還是立了功的,改日等喬萬海去你府上宣旨。

“皇上,臣不敢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