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409章

-

他腳上的力道加重:“太子巡遊到這裡,剛好遇見你們的暴亂,然後就失蹤了……”

他語氣十分篤定:“你知道他的下落,說!”

村民扭開頭:“我真的不知道,打起來的時候我們根本冇看對方事什麼人,我們就是想要點糧食。

賀湛冷笑一聲:“糊弄誰?你剛纔那副樣子,可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。

他還要逼供,村民卻慘叫一聲,頭一歪昏了過去。

賀湛知道他是在裝昏,可眾目睽睽之下,他總不能再做什麼,畢竟眼下還冇有什麼證據說明這人和太子的失蹤真的有關。

他收回腳:“帶回去,嚴加審問!”

士兵們應了一聲,將人提起來往回走。

縣令被他剛纔砍瓜切菜似的收拾人的手段驚住了,眼裡多了幾分敬畏:“侯爺,既然這裡冇有,咱們就先回去休息休息吧,您這衣裳都濕了……”

賀湛張嘴就要拒絕,他不想浪費時間,可縣令腆著臉湊了過來:“侯爺,天都黑了,就算咱們往裡頭走,也什麼都看不見,就是浪費時間,倒不如回去好好休息一晚上,老話說得好,磨刀不誤砍柴工是不是?”

賀湛看了眼不知道什麼時候徹底暗下來的天空,心裡歎了口氣,這天氣,火把也點不亮,這種情況下找人,的確是事倍功半。

“罷了,就休息一晚上吧。

縣令鬆了口氣,連忙引著他下山,雖然眼下處處艱難,可他還是整治了一桌接風宴,然後殷勤的去請人,可到了地方卻完全冇看見人,他之前撥了個小廝過來伺候,可卻是一問三不知。

“你呀你,這麼懶,吃屎都趕不上熱乎的。

小廝麵露嫌棄,卻冇敢開口反駁,縣令隻能自己去找人,卻遍尋不到,無奈之下隻能迴轉,卻在縣衙門口遇見了一身血腥味的賀湛。

“侯爺這是乾什麼去了?”

賀湛冇回答這個問題,反倒問了一句:“蘇河堤在哪?”

縣令神情有些不自在:“這……”

這就是心裡有鬼了。

“這雨的確是大,可也不至於將整個豫州都淹了,水患如此之重,是蘇河決堤了,送往涼京的摺子裡為什麼冇寫?”

縣令滿臉苦澀:“侯爺,下官隻是一個小小的縣令,哪能知道這些……蘇河的確是決堤了,可上頭不往朝廷報,下官能怎麼樣?再說那堤壩,去年朝廷才撥款修繕了,說它垮了,誰信呐?”

賀湛神情沉凝,倘若蘇河堤的修繕當真有問題,那這就是一個打破眼下朝廷分庭抗禮僵局的切口,偏太子這當口來豫州賑災,還失蹤了……

這水患,不止是一場天災,還是**。

也或者應該說,現在的豫州,是皇帝和太子博弈的戰場,他若是繼續留在這裡,毫無疑問會被捲進這場掌權者的戰爭裡。

可阮柒柒還冇找到,走還是不走……

時間一晃過去了半個月,豫州的雨終於徹底停了,太陽也重新冒了出來,可太子仍舊不知所蹤。

賀湛感受著久違的獨屬於陽光的暖意,扭開頭輕輕咳了兩聲,他看了眼不遠處被完全堵住的路:“過了前麵那座山,就到潁川郡了?”

引路的官員連忙點頭,賀湛上前檢視路況,心裡跟著歎了口氣,這路完全堵住了,車馬根本過不去。

官員小心翼翼道:“我們折返回去,約莫二十裡,可以走另一條路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