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404章

-

她要看看,能讓那對母子毫不留情的殺了親子來維持的賀家聲譽,到底值多少錢。

賀湛那麼看重的名聲,那麼想要的賜婚……若是這些都毀在她一個娼妓手裡,一定很好看吧……

泥石流湧上來的時候,賀湛屏住了呼吸,雖然衝力極大,可他還是找機會將刀深深的插進了石頭縫隙裡,勉強讓自己停了下來。

之前抓著他手不肯鬆開的士兵也跟著停了下來,此時癱軟在地上,動都動不了。

人在危急時候,總是本能的想要活命,賀湛雖然心裡有些惱怒,可說起來也不能真的怪罪他,換成是自己的話,那種時候恐怕也會死命抓緊。

等這一波泥石流過去,他才撐著身體站起來,將刀一點點從縫隙裡拔出來,正要收回腰間,卻發現刀鞘不見了,大概是剛纔被沖走了。

他歎了口氣,就算冇有刀鞘,有刀能戳著走路也好。

他抬眼看了看不遠處的路,這一折騰,天色已經亮了,可週圍仍舊暗沉沉的,壓得人心裡沉悶的很,周遭的地形也完全看不出來了,連方向都有些分辨不清。

可就算這樣,他們還是得走,必須儘快離開這裡,否則下一次泥石流就會把他們沖走。

他看了眼還垂著頭喘粗氣的士兵:“能站起來嗎?”

士兵身體一僵,愣了半晌才抬頭看過來:“侯爺是在問我?”

他很緊張,剛纔賀湛拔刀的時候,他一直以為這人會直接砍過來,畢竟如果不是自己,他不至於會經曆一遭生死。

賀湛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,隻覺得他問了句廢話,這裡隻有他們兩個活人,他不是問他,難道是在問鬼嗎?

但他還是擰著眉頭答應了一聲,畢竟這個小兵看起來的確很緊張,甚至自己一動,對方就要一抖。

賀湛不由反思自己,他難道真的有這麼嚇人?

不過說起來,阮柒柒以前似乎也是有些怕他的。

他煩躁的心一點點沉下去,阮柒柒……

他伸手想將士兵拽起來,對方卻一聲慘叫,冇能動彈,聲音都在發顫:“侯,侯爺……”

賀湛連忙鬆了手,蹲下來抬手摸索著去檢視士兵的傷,可惜對方身上穿著盔甲,什麼都摸不到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侯爺,小人的腰……好像斷了。

他大概疼的厲害,臉上有水漬淌下來,卻不知道是雨水汗水還是淚水。

賀湛卻因為這句話想起來,他的確被沙袋砸中了,怪不得喊得那麼慘。

他心裡歎氣,雖然厭惡和旁人碰觸,可眼下,總不能真的不管,這是守土衛國的士兵,不是府裡犯了錯不知悔改的奴才,總不能真的就這麼扔下。

他擰著眉頭蹲下來:“上來。

士兵一愣:“侯爺?”

賀湛耐心用儘:“彆廢話。

士兵心裡還很忐忑,可求生的念頭比什麼都要強大,他還是咬著牙趴在了賀湛背上。

身下的人肌肉繃得很緊,活像是下一瞬就會把他扔出去一樣,士兵被背的膽戰心驚,大氣都不敢出。

兩人斜著往坡上走,儘量找有樹木的地方落腳,等日頭大起來的時候,他們聽見了不遠處傳來的呼喊聲。

押送官出了事,還是個出身顯赫的押送官,剩下的小官頓時慌了手腳,雖然之前賀湛提過要儘快趕路,可他們並不敢真的放著賀湛不管,猶豫之後,一群人還是決定先找人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