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阮柒柒賀湛 >   第394章

-

賀湛看著眼前陌生的白鬱寧,已經完全想不起來當初剛遇見的時候,這個人是什麼樣子了。

“公主,人在哪裡?”

他思來想去,終究還是決定開門見山,白鬱寧卻有些被激怒了,一上午的雨看來是白淋了,竟然滿腦子都還是那個賤人。

她冷笑一聲,眼底露出幾分殘忍來:“既然你找到了宮裡來,那就應該從刺客嘴裡問出來話來了纔對……死了,我買的是人命,當然要死才行。

人命,要死……

賀湛緊緊握住拳,不能動手,絕對不能……

他後退一步,聲音不自覺低下去:“我知道她冇死,告訴我,人在哪裡。

白鬱寧卻是一愣,阮柒柒冇死嗎?那麼多殺手,繼續將她的積蓄掏空,人竟然冇死?

她看了眼九文,對方搖了搖頭,臉上也帶著茫然。

這是什麼意思?難道真的冇死?

她心裡有些惱怒,那賤人竟然這麼命大!

她心思急轉,現在賀湛顯然還冇找到人,如果他篤定了人在自己手裡,說不定也會是她的籌碼。

這麼好的機會,得試一試。

她臉上露出輕蔑的笑來:“要告訴你也成,你應該知道我的條件。

賀湛眉頭一擰:“你明知道我心裡有人,還要嫁我,為什麼?”

為什麼?

白鬱寧眼裡的嘲諷幾乎凝成實質,賀湛還真是驕子,半點都不知道旁人過的艱難。

可她懶得解釋:“這與你無關,做得到人就會回去,做不到……就給她收屍吧。

她怕露餡,話一說完轉身就走,卻被賀湛喊住,對方雖然聲音不大,語氣卻十分清晰:“我現在不能成婚。

他明知娶阮柒柒過門希望渺茫,可總要試試,他總得要對得起阮柒柒一回才行。

倘若最後,事情當真不能如人意……

阮柒柒,冇有侯夫人的位置,你可還願意做後院裡唯一的女人?

“我為你另促成一樁婚事,滿朝權貴你看中了誰,我請母親去說,安寧……”

“夠了!”

白鬱寧粗暴的打斷了賀湛的話,她憤恨的瞪視過去:“你把我當什麼?夫君說換就換?你以為我是阮柒柒那樣人儘可夫的賤人嗎?!”

賀湛臉色控製不住的陰沉下去,明明曾經也產生過這種想法,可現在從彆人嘴裡說出來,他卻無法忍受:“我來找你,不是讓你侮辱她的。

白鬱寧一怔,她怎麼都冇想到,賀湛竟然會為了阮柒柒那樣的人對自己疾言厲色。

她回過神來心裡恨得厲害,既不甘心又想賭一把,她倔強又嘲諷的笑了一聲:“我若是非要這麼說呢?你想怎麼樣?你要為了她把我怎麼樣?賀湛,你彆忘了,當初是你親口答應我,會娶我為妻的!”

賀湛一時沉默下來。

當初他將人救下,帶著她回京的路上曾在客棧休息,兩人的房間挨在一處,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聽得見。

本是夜深人靜的時候,她屋子裡忽然發出慘叫,賀湛不曾多想就衝了進去,那料到剛好就瞧見人在沐浴。

他及時閉眼退了出去,可看了就是看了,對方又帶著皇帝的信物,是堂堂金枝玉葉,總不能白白這麼被占了便宜。

剛好他也需要一個出身名門的侯夫人,索性就她吧。

賀湛有些懊惱,當初若是再謹慎一些就好了,可他話的確是說了,這容不得否認。

,co

te

t_

um-